首页  »  淫色人妻  »  未亡人女老师和公公

未亡人女老师和公公

添加:2018-07-02来源:互联网人气:加载中

未亡人女老师和公公


未亡人女老师和公公今天又是星期六,电视里正在播放每星期六下午六点开始的新闻节目,正在播出关于一个宗教团体的犯罪的内容,但也不算是大新闻。 

坐在客厅椅子上看电视的逸郎,眼光又转向在厨房里的儿媳妇芳美。 

此时,芳美正站在厨房里的料理台清洗两个人刚才晚餐时用的餐具。 

逸郎看着她美丽的背影,想:明年芳美就要三十岁了,不能永远让她这样做下去,而且……逸郎本身对让芳美来到家里感到不安。 

逸郎在几年前,就和儿子、媳妇一起生活了,那是逸郎的妻子在五年前死于癌症后。想到他年岁较大,需要人照顾的问题,小俩口主动提议住在一起。 

可是不久后,儿子在他喜欢潜水中因故身亡,享年三十二岁。 

儿子本来在高中教书,儿媳妇芳美在国小担任老师,他们还没有孩子。芳美二十七岁便成为寡妇,所以没有孩子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儿子身亡后,逸郎就提出,想让芳美获得自由,告诉她可以把户籍迁回娘家,或单独生活都可以。 

芳美当时的回答是:至少要等到周年忌日后,可是又不能同住在一个房子里,芳美在儿子过了七七之后,离开了逸郎的家,在距离两站远的小学附近租住公寓。 

从此以后,芳美每个星期六就去逸郎的家里打扫卫生、洗衣、做饭,一起吃完晚饭,帮助逸郎洗澡时洗背后才回去。从住在一起时就是这样,真是难得的好媳妇。 

到儿子周年忌日后,逸郎又向芳美提出迁户籍的事。 

儿媳妇芳美回答道:「如果该迁出户籍的时候,我会提出来。在那之前,就保持现状,不然我和爸爸就变成外人,不方便再来这里了。」儿媳妇芳美没有答应,还是每星期六来逸郎这里。 

到了去年春天,逸郎从市公所退休,又在市政府的福利设施馆得到馆长的职务。 

这时候,逸郎对芳美来家里的事开始感到痛苦。因为六十一岁的逸郎,还很有精神,而且芳美是个十分有魅力的女人。 

逸郎在不知不觉中,不再把芳美视为媳妇,而是视为一个女人。在幻想中,对她开始产生邪念,常常幻想、甚至有时在梦中,自己把肉棒插入儿媳妇芳美的花芯里抽插,芳美就会在他的身下啜泣着舞动长发,疯狂的响应。逸郎对这种情形感到困惑,可是这种困惑和妄想越来越强烈。 

如今,逸郎以火热的眼神看芳美的背影又在出神了。 

今天,芳美穿灰色的毛衣,黑色的短裙,腰系围裙,乌溜溜的长发披在肩上,浑圆的屁股下露出修长的双腿。 

逸郎幻想着:自己撩起她的裙子,脱下了裙里的三角裤,从后面把肉棒插入她的花芯里抽插,芳美就会主动弓起屁股,啜泣着舞动长发,疯狂向后挺动身体,回应他疯(一个开放的少妇QQ:178872118)狂的抽插。 

又产生这样的妄想,感到阴茎开始膨胀,逸郎便急忙回头看电视。 

「爸爸,先去洗澡吧,我一会儿来给你洗背。」芳美回头说。 

「好吧。」逸郎很快就站起来,去浴室放水洗澡。以前住在一起是这样,但搬出去后还是这样,逸郎洗澡时芳美帮他洗澡已成习惯。 

逸郎躺在浴缸里泡过后,正坐起来洗身体时,听到芳美说︰「爸爸,我可以进来吗?」「嗯,麻烦你了。」和过去一样,芳美在浴室外脱裤袜后,再进入浴室。 

在芳美进入浴室后,逸郎道:「每一次都麻烦你了。」「爸爸,这样说就太见外了。」芳美笑着说完后,蹲在逸郎的背后,开始洗逸郎的后背。 

「不是我客气,觉得对你不好意思…还没有可靠的男人吗?」「这…爸爸讨厌我来这里吗?」「怎么会呢?像你这样漂亮的人,马上就会有男人追求的。我担心你为了我而拒绝别人,延误了自己的青春。」「请不要这样说。我说过很多次了,我愿意这样照顾爸爸的。」「谢谢,我也是听你这样说就忍不住依赖你了…」「爸爸又说见外的话了。」逸郎苦笑后,犹豫了一下说︰「不过,我对你来这里逐渐的感到痛苦了。」「痛苦?这是什么意思呢?」芳美在逸郎的后背的手不动了。 

「这个…我不知道该怎么说…」「请说吧。」芳美看到公公吞吞吐吐的样子,就向前探出身体,看着公公逸郎的脸。 

逸郎看到芳美盯着自己,感到有点紧张,开始不赶正视芳美。但因为芳美探出身体,芳美的一只腿还是蹲着,另一一只腿膝盖着地,这样一下子就把短裙撩起卷向芳美大腿的根部,从逸郎面前的镜子,不但看到她雪白的大腿,还有粉红色的三角裤。 

逸郎看到了芳美性感的粉红色的三角裤,不由得吞下口水,原来是软绵绵垂在前面的阴茎立刻充血,就像被欲望的魔鬼附身一样,逸郎此时已经无法控制自己,转身正视着芳美,用左手抓住芳美的手,拉向身前的胯下。 

这突然的举动,让芳美惊讶,不知所措,但没有抗拒,顺着逸郎的手到了他的胯下,将芳美的手压在阴茎上。当芳美想收回自己手时,逸郎又乘机把将右手伸入短裙深处。 

「爸爸!不要这样,不可以的!」芳美拼命的想收回碰到阴茎的手。 

「我说感到痛苦,是因为你太有魅力了。我也是男人,所以深感痛苦。」逸郎一面说,一面把芳美的手压在阴茎上,同时用手拉开了儿媳妇芳美粉红色的三角裤,用手指直接侵入她的阴户,并开始抚摸阴蒂。 

「不行!不能这样!」遭遇芳美的抗拒。 

可是手指摸到神秘处的触感使逸郎的情绪激动。也不管儿媳妇芳美的反抗,「吱噜」一下,将手指插入肉洞内,并开始了抽插。 

当逸郎手指插入肉洞并抽插时,「啊!啊!」浴室里响起娇柔的叫声。同时,芳美也停止抗议。 

这样就形成芳美的身体在逸郎后背的姿态,两个人的呼吸也了开始急促起来,因为有两年多时间未得到性爱的芳美,很快被公公的手指抽插肉洞,刺激得兴奋起来了,一会儿后,芳美的身体情不自禁的紧压在逸郎后背上,芳美扭动着身体,一双乳房在逸郎后背上摩擦,慢慢湿润的肉洞紧夹着逸郎的手指,好象有吸力地向里吸入逸郎的手指。 

这种感觉更使逸郎兴奋得全身充满了欲火。手指不断地在肉洞里抽插扭动。他另一只手放开了握住芳美的手,去抚摸芳美的秀发和头,并在芳美的脸上亲吻起来。 

「啊!不…啊…好…不能…啊…好…」芳美随着逸郎手指的抽插扭动屁股,发出急促的欲迎还拒的哼声。 

芳美已媚眼如丝,娇羞满面,小嘴吹气如兰,更使她显得性感妩媚万分。开始用手握住逸郎的肉棒,上下揉搓起来了。 

「芳美…」逸郎发现儿媳妇芳美在主动回应,发出了惊叫声。 

这样相互之间的爱抚了好一会儿后,逸郎站了起来,走出浴缸,转身向面对着芳美。还蹲跪在磁砖地上的芳美1,露出兴奋的表情,芳美一动也不动地凝视着逸郎已勃起四十五度的大肉棒。 

逸郎抱起芳美,芳美温顺地站了起来,逸郎光着身体用一手搂抱住芳美腰,另一只手在前隔着毛衣握住儿媳妇芳美肥大的乳房摸揉起来,同时亲吻其粉颈,芳美顺势靠在逸郎的胸前,任其亲吻抚摸。 

一会儿后,逸郎开始用手去脱芳美的毛衣时,芳美轻轻推开逸郎的手,有两年多时间未得到性爱,平时只能靠手淫的芳美,此时早就忘了伦常,欲望燃烧得她又希望公公奸淫她,又有些害怕。于是用沙哑的声音说︰「不要在这里,在卧房等我,我洗一下过来。」逸郎在卧室的床上盘腿坐着,从离开浴室到现在,心一直跳个不停。 

芳美刚才在浴室说︰「在卧房等我。」不顾一切的向芳美动手的逸郎,根本没有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是这样的结果,因此有如置身梦中的感觉。 

芳美的丈夫去世有两年,这样独守空闺,其本身的欲求不可能得到满足也达到最大限了。从这个角度来看,芳美在浴室里说的话就不难理解。 

逸郎向自己的睡裤内看去,充血的肉棒虽不到猛烈勃起的程度,但无论长度或粗度都比一般男人的尺寸要大一些的阴茎,已经膨胀到平时二倍半左右。 

逸郎很少玩女人,妻子过世后,只有在两年前与自己常去的酒馆服务生,有过一次性关系,除此之外,一年只是有几次手淫而已。就此一角度而言,好象和芳美相似。 

逸郎抬起头,因为听到卧房外有动静,逸郎改用跪坐。 

「爸爸,把灯光关了吧。」芳美在房外说,声音有点沙哑。 

「哦,我…」逸郎也很紧张。本来只开床头灯,熄灯后,室内更黑,但房内的情形还是看得见。 

纸门被轻轻拉开,芳美走进来。并顺手关上了门。 

此时,芳美身上只披一件大浴巾,低头停立在门边,刚才在浴室,被公公逸郎刺激得全身充满了欲望,很想得到男人带来的性爱快感,但此时是面对自己的公公,她不知如何是好。 

逸郎下床来,走到芳美的身边。年过半百的他,觉得心跳得几乎要跳出来了。他一下就将芳美拥抱在怀里,芳美温顺地依靠在他身上。 

「你会看不起我吗?」逸郎兴奋的问,芳美仍旧低着头摇头。 

「你看不起我也是应该的。你实在太有魅力了…刚才看到你的三角裤,我就不能克制自己了…」逸郎边说边把芳美抱起来,放到床上,使她仰卧。 

芳美没有说话,顺从地仰卧在床上,只是把紧张的脸转向一边。逸郎上床来,坐她在旁边,像打开宝物般的取下浴巾时,当逸郎取下浴巾时,发现芳美的身上只有一件比基尼三角裤。看到躺在面前的裸体,逸郎不由得猛吸一口气。「好美…」逸郎的声音沙哑。 

芳美发现自己身体完全暴露在公公面前时,立刻双手交叉在胸前,象征性的掩住了一双乳房。 

看到芳美洁白的裸体形成美丽的曲线,逸郎兴奋的脱去自己的睡袍。把芳美放在胸前的双手轻轻拉开时,芳美就用双手遮住脸。 

逸郎又猛吸一口气,暴露出来的乳房,在仰卧时仍旧能保持美丽高耸的形状。 

芳美的呼吸变急促,胸部上下起伏。逸郎把脸贴在乳房上,身体压了下去。 

逸郎用双手揉搓乳房,同时(一个开放的少妇QQ:178872118)用嘴轮番吸吮两个乳房。 

「啊…啊!啊…啊…」芳美双手掩脸,身体上快感使她发出难耐般的哼声。 并扭动着身体,身体扭动时,逸郎的肉棒碰到芳美下半身,这样的刺激使芳美全身充满了欲火,乳头已经膨胀变硬。 

逸郎好象要品尝成熟的肉体,用手和嘴不停的爱抚,慢慢的向下移动,双手摸到三角裤。逸郎象舍不得脱下去似的慢慢拉三角裤,脱下了芳美三角裤,此时芳美已全身一丝不挂地平躺在床上了。芳美的双手又立即掩饰下腹部,同时夹紧双腿扭动屁股。 

「啊…那样…不要…」芳美发出惊慌的声音,因为,逸郎抱起芳美的双腿,将脚趾含在嘴里吸吮。 

芳美在惊慌中发出性感的哼声,「啊!啊!」,同时双手离开下腹部,逸郎就这样慢慢分开芳美的双腿,逸郎的身体慢慢进入芳美双腿之间,从脚根向大腿根部舔去,。 

当吻到芳美大腿根部时,逸郎说道:「芳美,让我仔细的看一看。」 说着的同时伸手把台灯拿过来。 

「不要!」芳美发出羞怯的声音,但她只是又把双手盖在脸上,可是没有更进一步抗拒的样子。 

逸郎把台灯放在芳美的腰边,打开了灯。 

当看到暴露在灯光下芳美的阴部,逸郎达到极度兴奋,不张开嘴就无法呼吸。 

芳美的阴毛浓密,形成一个扇子形。肉缝周边也有卷曲的毛,阴唇的颜色和形状都十分美丽。肥突的阴阜上面,已经是湿漉漉、粘糊糊的。 

逸郎用双手轻轻拨开阴唇。 

「啊!」芳美猛吸一口气,扭动屁股。 

肉缝被拨开了,露出红中带白的湿润黏膜。 

「唔…不要…」芳美发出使逸郎感到兴奋的娇声。双手仍掩脸,迫不及待的扭动屁股。 

逸郎也兴奋得天旋地转,急忙把嘴压在肉缝上,用舌头找到阴核摩擦。时而凶猛时而热情的舐吮着、吸咬着,更用牙齿轻轻咬着那阴核不放,还不时的把舌头深入阴道内去搅动着。 

芳美立刻发出啜泣般的哼声,可能已经无法把手放在脸上,双手抓紧被单,或用手挡在胸前抚摸自己的美丽高耸的两个乳房,并扭动身体臀部拼命地抬高猛挺向公公逸郎的嘴边,她的内心渴望着逸郎的舌头更深入些、更刺激些。 

这样过了不久,芳美的啜泣声更急迫,呼吸也更急促。 

「啊…不行了…要了…好痒」芳美的呼吸感到困难。 

逸郎继续吸吮阴核。 

「啊!…受不了了!」芳美发出颤抖声,身体猛然仰起。 

「…受不了了!…要了…啊…」发出淫浪的啜泣声,芳美不停的扭动屁股,子宫已经如山洪爆发似的,流出更多的淫水。 

逸郎很有经验地用舌头不停的在阴道、阴核打转、吸吮,使芳美达到性高潮,但逸郎开始着急了,因为原来开始充血的肉棒,不知为何竟然无力的下垂了。 

逸郎于是抬起头,用嘴去吻住芳美美丽高耸的两个乳房,用手指抚摸芳美的阴核。 

「啊!不要那样!那样不行……爸……我受不了了……喔……痒死我了……喔……」芳美说着,扭动屁股。 

逸郎仍旧继续揉搓阴核。 

「啊…不要…我会又了…不要…」芳美的身体颤抖,很快的又达到高潮。 

逸郎看到此一情景,感到异常兴奋,然而下垂的阴茎依旧无力。 

不应该是这样的…可能是太兴奋,血液都冲上头了。于是骑在芳美的脸上,采取69姿势。 

芳美没有拒绝,把萎缩的阴茎含在嘴里,一面吸吮一面用舌尖摩擦,逸郎也用舌头舔芳美的肉缝。如此一来,芳美从嘴里吐出阴茎。 

「不行了…」好象很急促的扭动屁股。 

逸郎向芳美的内缝看去时,芳美又把阴茎吞入嘴里吸吮。 

在幻想中,不知多少次想象此一场面的逸郎,现在有如置身在梦中。可是阴茎始终没有充血的动静,连感觉都像麻痹了。 

更焦急的逸郎,起身坐在芳美的双腿间,用萎缩的阴茎在肉缝上摩擦。 

「啊…我不行了……我要……」芳美露出急促的表情,像在催促插进来似的扭动屁股。 

逸郎希望勃起的愿望又落空了。 

这时候在急燥中的逸郎突然有了个想法,那是在幻想中常常出现的场面。怀着试试看的心情拉起了芳美,让她坐起来,并拉着她的手,引到她在肉缝上。 

说:「芳美,很抱歉,我现在实在很感伤,一点办法也没有。你在寂寞时也是自慰的吧,能不能那样做给我看看呢?」逸郎一面说,一面把芳美的食指压在阴核上。 

「这…」芳美摇头,想把手抽回去:「太过份了!快放开我的手。」逸郎抓紧芳美的手,慌张的说︰「对不起,原因不在你。反而因为你太有魅力,兴奋得让我把全身血液冲向了脑顶,才变成现在这样。求求你,让我保住男人的面子吧。说不定大肉棒会兴奋起来的。」「可是…」芳美有些犹豫,但按住自己肉缝上的手轻轻地动了一下,逸郎从芳美的手指的动作知道芳美不再拒绝了。 

「那就关了灯吧。」「芳美!」 逸郎兴奋的看芳美,自己都知道表情有了变化。 

「嗯,好吧。」逸郎熄灭台灯,蜷曲在芳美的脚前。 

「在别人的面前做这种事,真是太难为情了…」芳美喃喃说着,但还是分开双腿,右手伸向下腹部,用眼睛在黑暗中凝视自己熟悉的肉缝。 

逸郎知道,芳美自己也受到刺激而兴奋。 

芳美的右食指从肉缝滑下去,找到隆起的阴核,开始画圆圈的爱抚。 

「啊!啊…」芳美发出哼声的同时,难耐似的扭动屁股,左手揉搓自己的乳房。 原来她每次都是这样安慰自己完全成熟的肉体。 

逸郎就这样看着,由于房间黑暗,产生窥视的感觉,使他产生了不同于往常的兴奋。又由于第一次看到女人的手淫,显得特别兴奋。 

这时候,芳美竖起双膝,抚摸乳房的双手也伸到胯下,右手指爱抚阴核,左手中指在肉洞揉搓。 

「啊…好…已经…」芳美发出哼声后,把左手中指插入肉洞内,继续爱抚阴核的同时,抽插手指。 

这时候,1逸郎胯下(一个开放的少妇QQ:178872118)物终于开始充血。 

「唔…好舒服…啊…受不了…」儿媳妇芳美像梦艺的说着,扭动成熟的裸体。 

逸郎感到自己的肉棒达到一定的充血后,就让儿媳妇芳美平躺在床上,并压在芳美的身上。 

「芳美,用手指已经满足了吗?是不是想要男人的东西了呢?那会让你更刺激更舒服」 逸郎说时,芳美兴奋的点头。 

「想要插进去吗?」「嗯…插进来吧…快一点…」看到扭屁股催促的芳美,逸郎很想立刻插进去。到了此刻,终于能发挥年龄的功力。 

「想要把我的哪里插进去呢?」「啊…不要,急死我了。快插进来吧」 芳美催促道,并用自己的手抓紧肉棒往阴户内插。 

逸郎拉开芳美的手,用自己的肉棒在肉缝上摩擦,就是不插进去,急得儿媳妇芳美拼命地抬起屁股想主动地让肉棒吸进去。 

「在芳美没说出来之前,不会把这个东西插进去的,快说吧。」「啊…不行了…快把爸爸的那个插进来吧…亲爸爸!别再挑逗我了,媳妇的骚穴痒死了」。 

「这样说是不行的。你是知道的,要把男人的这个东西和女人的这个东西的名字说出来,不然是不行的。」逸郎用龟头在阴核或肉洞口摩擦时,芳美忍不住似的扭动屁股说︰「啊…快一点把爸爸的肉棒插入我的阴户内吧…我要亲爸爸……的大……大鸡巴干我……」芳美终于把逸郎要求的话说出来。 

听到芳美的话,逸郎更兴奋了,立刻一手握住半粗硬的大鸡巴,顶住那湿淋淋的肉穴口用力一挺,整跟粗大的肉棒「吱」的一声,尽根刺入芳美的淫蜜的阴户内。 

「啊…唔…终于插进来了,」可能是终于得到满足, 逸郎此时的肉棒勃起的力度虽然稍差,但有足够粗度和长度的肉棒插入芳美阴户内时,把芳美的阴户填充得满满的,两年来第一次滋润的阴户和身体变得舒服起来了, 芳美幸福地仰起头,发出达到高潮般的哼声。 

「啊…芳美的阴户是名器,把我的肉棒夹紧向里面吸引…」逸郎肉棒插入,没有马上抽插,逸郎压在芳美的身上享受快感。 

「啊…爸爸…」芳美发出哼声,扭动屁股,像在催促抽插。 

逸郎开始缓慢抽插。芳美挺动自己的腰身配合公公抽插,嘴时同时发出啜泣声。 

抽插几分钟后,逸郎觉得自己的肉棒完全勃起,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被干得舒服的芳美双脚尽可能地张开,摇摆着纤腰,好让公公插在自己骚穴里的坚硬肉棒能够更深入蜜穴深处。 

「喔……爸爸!媳妇被你奸死了……好爽喔……喔……好爽喔……亲爸爸,再用力一点!……啊……爸……喔……好棒喔……啊……好舒服喔……喔……爸爸……的大肉棒……干得媳妇爽死了喔……啊……」,平时很温顺的芳美被干得大声浪叫起来。 

这样干了几分钟后,逸郎抱起芳美,自己仰卧在床上,采取女人在上的骑马姿势。逸郎稍抬起屁股,芳美手握住逸郎的的肉棒对准自已的淫穴,屁股慢慢坐下去。逸郎的肉棒顶着芳美的阴唇一寸一寸的被芳美的淫穴给吞落。当肉棒全插进淫穴里时,芳美的脸上露出了一种像是已经渴望做爱很久,如今让她一赏所愿似的淫荡表情。自己弯曲上身,双手放在逸郎的胸上,屁股开始上下摆动,有节奏的套弄着肉棒。 

逸郎躺着看见肉棒在肉洞里进出的样子时,说道:「看见了吧?好儿媳妇!芳美」并双手在芳美的乳房和他们结合处抚摸着,同时也不时抬起腰配合芳美的节奏。 

芳美也低下头来看。「啊…羞死了。」芳美说完,坐直上半身。 

逸郎伸出双手抚摸乳房,说道:「这有什么害羞的。这样舒服吗?」芳美抓住逸郎的双臂,不顾一切的扭动屁股。 

「啊!好舒服…好舒服…」「哪里舒服呢?」「阴户!阴户舒服得受不了了。」「芳美喜欢性交吗?」「喜欢!啊…我还要更舒服!」芳美的屁股有节奏的扭动,龟头和子宫发生摩擦,这样给芳美带来无比的快感。 

不顾一切的扭动屁股,逸郎伸出双手不时抚摸乳房,不时又抓住芳美的腰部。 

芳美在那身丰满雪白的肉体,不停的摇摆着,胸前两只挺耸的乳房,随着她的套弄摇荡得更是肉感。 

「喔…爸你的大肉棒……好粗…好长……喔…喔…插得好深…好舒服……好爽……嗯……爽死我了……受不了了!……」芳美拼命的套弄、摇荡,她已是气喘咻咻,香汗淋漓了,子宫一阵阵强烈的收缩,销魂的快感冲激全身,一股浓热的淫水洒在逸郎的龟头上。 

芳美达到飘飘欲仙的高潮后,软绵绵的倒在逸郎的身上。 

逸郎让芳美在身上休息一会儿后,逸郎抱起芳美,让她跪在床上,她头低下去,把屁股翘的高高的等着公公的插入。逸郎轻轻抚着芳美那雪白的屁股,当他的手紧紧的抓住芳美的腰时,大肉棒猛力的往芳美的小穴一插。 

「啊…啊……」逸郎一抽一插的开始狠狠的干了起来。房间里也跟着传来阵阵的「啪、啪」的撞击声。 

「啊……啊…爸…你的鸡巴干得真好…啊……真舒服……啊……喔…我的小穴好舒服……好棒……爸……嗯……你太会干了……喔…小穴真爽……小穴爽死了……」逸郎感觉自已就快达到兴奋的极点。他强忍射精的冲动,有技巧的让肉棒一次一根到底。时而摇动臀部慢慢的抽出来,时而则是肉棒摇动的插进芳美的淫穴里,一到龟头碰到芳美的子宫颈时,又快速的抽出。芳美的心也因为公公肉棒这有技巧的挑衅而上下悬挂着,阴道里的嫩肉更因此而感受不同的剌激。 

「哦……爸……你太会干了……嗯…干的小穴快升天了……嗯…爸……你真会搞我……嗯……我会爽死…嗯……爸…快一点……媳妇又要泄了……快……大力一点…哦……」在将射精的冲动强忍下来后的逸郎,听芳美淫荡的叫声后,他又开始另一次的猛干,他的肉棒又狠狠的在芳美的淫穴里猛插。芳美则趴在床上,摇晃着抬高的屁股,配合公公肉棒的抽插。她的阴道不断的痉挛,紧紧的吸住肉棒,淫水也不断的浇在逸郎的龟头上。 

「芳美…爸要射了…快顶…哦…屁股快顶上来……哦…」「爸……快…大鸡巴用力……啊……媳妇也要……啊……要爽死了……啊…爸…我…泄了…哦…爸…我爱死你了……哦…爽死了……」一场人类最原始也最禁忌的战争,就在逸郎射精后,整个停下来。 

他们在高度的满足后瘫痪了,满足后疲乏而沉重又急促呼吸声,在他们的耳边传送。渐渐的,汗水不再继续的流,呼吸也正常多了,逸郎轻吻着芳美那已湿的发梢,吻着那享受高潮后的眼神、樱唇……「芳美,在你改嫁之前,还会来我这里吗?」芳美一面扭动屁股,一面点头回答道:「嗯,来!」。 

最后两拥抱在一起睡着了。这是芳美自搬出去单独住后第一次在他家里住一晚上。早上五点,逸郎因下身肉棒充血而被胀醒过来,这是十年来未有的事情,因昨晚成功的性交居然发生了晨勃。他高兴极了,他看到芳美温顺地,一丝不挂地躺在自己身边。

   完



热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