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古典  »  武林淫香传

武林淫香传

添加:2018-07-02来源:互联网人气:加载中

武林淫香传


风致是个孤儿,从小被天雷帮主风天烈收为义子,并传授绝学轰天雷电拳、惊天风神腿,已经是绿斗气级别的青年高手,而他今年只有17岁。风天烈48岁,天生勇武,已经是江湖为数不多的紫斗气高手。他前妻生有一个儿子、两个女儿。长子风雷27岁已经是半蓝半红斗气,娶妻江南名门丁氏长女丁嫚。长女风铃23岁,一年前老公死于意外,现在寡居在家。二女儿风雪16岁,是后妻林红鱼所生,红鱼30岁。他还有两个徒弟大徒弟高占30岁,是天雷帮大总管。二徒弟水清音24岁。天雷帮在他的领导下已经是江湖第一大帮。而他为了在天下武术大会上夺冠,最近一年已经把帮中大事交给风雷管理,自己则潜心修炼,一心想练成帮中只有帮主才能修行的“天烈决”。已经闭关三月。 

最近风雷带着妻子、妹妹去为外公祝贺七十大寿。帮主事务交给了大师兄高占和风1致。风致是学武奇才,但是却不喜欢管理帮中事务,也许是无欲则刚,他不去争夺帮主地位反而得到大家的喜欢,人缘很好。这天深夜他在后山独自练武,感觉身上精力充沛,并且在最后用力一击不但把一块圆桌大小的石头击碎而且劲力中隐隐透出蓝色斗气。心情十分舒畅,又练了一会腿法,才回去。后院有个冲凉房,每晚练功后他都要去冲洗一番然后闷头大睡,这样才能保持旺盛的精力。来到冲凉房前他已经脱的只剩一件短裤,虽然听到里边有水声他也没有在意,因为天已经行晚,而且如果是女子在洗澡会在门口挂上牌子。他来到虚掩的门口却听到一种行奇怪的呻吟声,是女子痛哭又好像舒服的呻吟。这种声音在一次无意中偷看大哥大嫂行房时听到过。他感到脸开始发烫,心跳加速,而胯下那个肉棒也开始蠢蠢欲动。他从门缝看去,那不可思意的一幕让他血脉膨胀! 

只见屋内水汽迷漫,大浴桶内正有一位少妇一手扶着桶壁,一手正在那丰挺高耸的双峰用力揉搓。只见那颈白似雪肤若凝脂,侧弯的娇躯,使得背部勾划出深深的弧线;胸前双乳紧耸,中间深深的乳沟衬出两颗红滟滟微翘的乳头,像是雪岭上的双梅让人垂涎欲滴。闻一声动人的娇喘,满头秀发似瀑布垂下,一副动人的娇躯也慢慢滑入水中,渐渐的连头也没入水里,青丝漂散合着水面上的花瓣轻轻的动荡,时间好像在这一刻静止了,一切是那麽的详和。然后,在水声“哗啦”里,一张吹弹得破、动人心弦的脸露出水面,正是干娘林红鱼,娇靥光滑细致、眉目如画,清洗过后的肌肤微微泛红,两手横张,搁在澡桶边缘,特大的桶子又高又宽,两脚微踢,桶里的水渐起波澜,水流滑过股下,乌黑茂密的阴毛像一团水草漂摇,起伏有致。 

林红鱼30岁天生丽质,风流绝代,和风天烈成婚的这些年里,老公英武强壮而且床上功夫非常好,又懂得情趣,自结婚以来两人几乎是天天做爱。红鱼已经到了如狼似虎的年纪,对性欲的需求一天强似一天,20岁的女人可以忍,30岁的女人忍不住,更何况她本来就不是个能忍得住的女人,16岁的时候就和表哥护花剑陆卓文勾搭成奸。结婚后每天能和老公享受性爱也就不再勾引男人,现在老公为了习武冷落乐自己那迷人的小骚屄,而现在想勾引男人身边看得上眼的男人都对老公忠心耿耿或是敬畏有加,搞得她最近欲火旺盛的要命,每天都要手淫数次。今天夜里睡不着又来冲凉房洗澡,虽然把热水搬回自己房间洗也不是不可以,但一想到可能被人偷窥,那种强烈的刺激已经让她受不了了,于是不该发生的终于发生了。 

此时红鱼自己看得不觉有点痴了,轻轻地用手指拉扯自己的阴毛,微痛中感到阴道中开始兴起一股酸麻舒服的感觉,淫水也汨汨流出。当手指划过阴唇,指尖碰触到阴核时,红鱼不由起了一阵颤抖,淫水流得更多了,手的动作越来越快,指尖已轻压着阴核在打转。此刻红鱼感到阴道壁逐渐开始蠕动,空虚的感觉越来越强,便把自己的手指插入阴道里快速地抽动,即使在水中,红鱼仍可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淫水四溢。水温已开始凉了,可是阴道和阴唇却愈来愈火热,虽然手指的动作已到极限,激起的水花溅得满脸都是,离那缥缈的感觉却总是差那麽一点。她眼睛里好像充满了雾气,迷离中脚下似乎踢到一件粗糙的物是,猛的忆起那是她叫它“宝贝”的东西,是有一次她们去云南旅行时,在土着部落里买到的,一个木头的手工艺雕刻品,刻的是男性生殖器官,但却是双头的,可以由两位女性同时享受“鱼水之欢”,茎部那精细而特别的花纹更是令人带来无比的快感,这曾经是她和妹妹林青鱼的爱物。她不由一声欢呼俯身捡起,迫不及待的塞入胯下,紧紧的压住阴核搓动。抓住假鸡巴的手指因用力过度而泛白,头也因为后仰的幅度太大使得呼吸造成困难,这些红鱼都没有感觉。自从老公闭关以来,她已经太久没有尝过鱼水之欢的滋味,尘封的淫欲像决堤的洪水,已势无可挡,什么时候才能尝到那巨阳贯体的快感呢?红鱼现在只能正沉醉在自己的淫欲世界。快了!还差那麽一点!阴道的蠕动,像真气一般震动到五经八脉∶“啊┅┅我好舒服┅┅我要你,男人┅┅我要男人┅┅哪有男人┅┅1快来插我┅┅快!快!!喔┅┅喔┅┅要来了┅┅” 

风致看得欲火中烧,忍不住将巨大的肉棒掏出来用手套弄着,龟头已经渗出晶晶亮亮的液体,正在天人交战之际,听到干娘如此的淫呼浪叫那里还能忍耐?于是用力撕掉内裤,挺着巨大的肉棒冲入房内。 

一时间,干娘被风致这突然的闯入吓呆了,她的手停止了动作,整个人似乎已经强住!风致急忙把握机会,冲前一把抱住干娘,将头埋在干娘胸前两座豪峰之间不停的摩擦,嘴里更是呢喃着:“干娘!我好爱你……从我入门第一天看到你时,我就知道我今生已经不能没有你了……干娘,给我一次,好吗?”干娘似乎还是没有清醒过来,有点吃惊、羞惭,自己心爱的干儿子竟然抱着自己求爱,儿子刚才还在一丝不挂的给他表演手淫!而他胯下的那个鸡巴竟然比起老公毫不逊色,那么的诱人,真想舔一舔。但她还是用力挣脱了,虽然心里想的要命也要把表面功夫做祝嘛!她一边向外走一边到:“风致,我们不可以的,我是你干娘啊。”风致怎能放过如此机会?他从背后抱住干娘的玲珑玉体,双手在她丰满的玉乳上用力揉搓:“干娘,我喜欢你┅┅我要你┅┅” 

红鱼此时已经情欲如炙,小骚屄里淫水泛滥,尤其干儿子那热胀硬挺的鸡巴在自己丰臀上侧的摩擦更让她久旷的小穴无法忍受。被刺激得春心荡漾、饥渴难耐,她无法再装蒜了,顾不了为人干娘的身份,她那久旷的小穴湿濡濡的淫水潺潺她娇躯微颤、扭头张开美目杏眼含春叫了风致一下,干娘接着说“风致,你。你想跟干娘快活吗……”风致用力的点点头。 

红鱼已是欲火燃升、粉脸绯红、心跳急促,饥渴得迫不及待的将风致脖子搂住,推着风致走向角落的木床,她主动将她那艳红的樱唇凑向风致胸前小奶头以湿滑的舌尖又舐又吮留下处处唇印,她热情的吸吮弄得风致阵阵舒畅欲浑身快感,饥渴难耐的干娘已大为激动了,将一双饱满肥挺的酥乳跃然奔出展现在风致的眼前,大乳房随着呼吸而起伏,乳晕上像葡萄般的奶头那粉红色的光泽让人垂涎欲滴,干娘双手搂抱风致头部,性感的娇躯往前一倾将酥乳抵住风致的脸颊,她喘急的“说乖儿子……来……亲亲干娘的奶奶……嗯……”风致听了好是高兴双手把握住干娘那对柔软滑嫩、雪白抖动的大乳房是又搓又揉,他像妈妈怀抱中的婴儿低头贪婪的含住干娘那娇嫩粉红的奶头,是又吸又舐恨不得吮出奶水似的在丰满的乳房上留下口口齿痕,红嫩的奶头不堪吸吮抚弄坚挺屹立在酥乳上,红鱼被吸吮得浑身火热、情欲亢奋媚眼微闭不禁发出喜悦的呻吟:“乖儿……啊。干娘受不了啦……你。你是干娘的好儿子……唉唷……奶头被你吸得好舒服……喔……真好喔……”久旷的干娘兴奋得发颤,干娘胴体频频散发出淡淡的脂粉香味和成熟女人肉香味,风致陶醉得心口急跳左手不停的揉搓干娘肥嫩的酥乳。 

红鱼将风致扶起把他胯下那火辣辣的鸡巴“卜”的呈现她的眼前“哇呀……它好大呀……真是太棒啦……”风致的鸡巴粗壮得不输大男人,红鱼看得浑身火热用手托持鸡巴感觉热烘烘暗想要是插入小穴不知何等感受和滋味呢?她双腿屈跪地板上学那草原上羔羊跪乳姿势,红鱼玉手握住昂然火热的鸡巴张开小嘴用舌尖轻舔龟头不停用两片樱唇狂热地吸吮套弄着,纤纤玉手轻轻揉弄鸡巴下的卵蛋,风致眼看鸡巴被美红鱼吹喇叭似的吸吮着这般新奇、刺激使风致浑身酥麻从喉咙发出兴奋呻吟“啊哟……干娘你好。好会含鸡巴啊……好。好舒服……”红鱼如获鼓励加紧的吸吮使小嘴里的鸡巴一再膨胀硕大“哎哟……鸡。鸡巴受不了了……喔……好爽……我要泄了……”红鱼闻言吐出了鸡巴但见风致大量透明热烫的精液瞬间从龟头直泄而出射中红鱼泛红的脸颊后缓缓滑落滴淌到她那雪白的乳沟。 

饥渴亢奋的红鱼岂肯就此轻易放过这送上门的“在室男”非得让小穴也尝尝风致的鸡巴不可,红鱼握住泄精后下垂的鸡巴又舐又吮一会儿就将鸡巴吮得急速勃起,随后将风致按倒在沙发上“乖儿……让红干娘教你怎么玩……好让我们快活快活”红鱼赤裸迷人的胴体跨跪在风致腰部两侧,她腾身高举肥臀那淫水湿润的小穴抵在风致那根又粗又大的东西上,雪白的大屁股抬了起来,把大龟头抵在她那两腿间的幽从里,缓缓坐了下去。“啊——”红鱼惊叫了起来,风致的东西这么大,将自己的阴道塞得满满的,那股子胀裂的酥麻感觉使得她每坐下一分就忍不住尖叫一声。风致少年的虚荣在干娘不堪承受的惊叫声里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红鱼直到感觉到那根大粗棒顶进了自己的子宫里,才停了下来,这时的她已是粉腮火红滚烫,动也不敢动了,可没一会儿,蜜穴里传来的无法抑制的麻痒使得这位干娘忍不住在惊叫声中起在干儿子的胯上没命地耸动起来。 

“啊……啊,小坏蛋……怎么这么狠心……呀,顶到花心了”红鱼兴奋之极的嘶呼着,紧蹙黛眉,美眸眯成了一条缝儿。看着身下少年健壮的身体,俊美的容颜,芳心又爱怜又羞愧,这种异常的感觉让干娘不自觉地更加发挥了女人天生的媚术,用自己玲珑香馥的雪白肉体尽情挑逗着少年的欲火。风致半闭着双眼,在干娘又一次尖叫着达到了高潮后,猛的坐起身来,把干娘抱入怀中开始疯狂地挺动起来,发出兽性的吼声。红鱼早已屈服在少年粗壮的阳具下,如瘫似涣的娇哼着,干儿子那根又大又硬的肉棒在自己的滑腻阴道里来回耸动摩擦,强烈的刺激使得自己浑身像要融化了似地。 

“哟……小坏蛋,轻…轻点”几声娇呼,红鱼娇嗔着抓紧了少年姨妈的肩膀,原来风致兴奋地用大了劲,在干娘丰满右乳的雪白肌肤上留下了五个鲜红的指痕。风致邪邪的一笑,更加疯狂得捧着干娘的粉润丰臀儿大动,屁股用足了劲向上耸动着,把美妇的心儿干得都快要跳出来了,丰满的玉体剧烈地颤抖着,娇呼着,“风致……饶了干娘罢,不……不行”没等她说完,少年又一次疯狂的顶入,大龟头重新顶进妇人的子宫里,红鱼尖叫了一声,强烈的快感使她彻底陷入了半昏迷的状态,樱桃小嘴半张着,光滑白嫩的美妙胴体不住地抽搐着。红嫩的小奶头被他揉捏得硬胀挺立,红鱼媚眼翻白、樱唇半开、娇喘连连、阵阵酥痒不停地上下扭动肥臀贪婪的取乐,她舒畅无比娇美的脸颊充满淫媚的表情,披头散发、香汗淋淋、淫声浪语呻吟着“唉哟……好舒服……好。好痛快……啊……你。你要顶。顶死干娘了。哎哟……我受。受不了了……喔。喔……”她无力的浪叫着:“啊┅┅啊啊┅┅噢┅┅喔┅┅好┅┅好舒服┅┅好舒服啊┅┅喔┅┅喔┅┅喔┅┅乖儿子爽死我了┅┅啊┅┅亲老公┅┅老公┅┅啊┅┅你┅┅弄┅┅弄的我很┅┅很舒服啊┅┅啊┅┅喔┅┅啊┅┅大鸡巴哥哥┅┅我┅┅我不行了┅┅不成了啊┅┅啊┅┅噢啊┅┅” 

红鱼无法抑制的娇呼着,一股异样的强烈兴奋与刺激如巨浪般从小腹下的蜜穴里传上来,她情不自禁的扭动着那雪白粉润的大屁股向上迎凑,粉嫩的肉体火烫灼热,阴道里被干得又酥又麻,整个丰满滑腻的玉体随着身下少年的动作而在剧烈地颤抖着。她已经骚浪极点,淫水如溪流不断流出,小穴口两片阴唇紧紧的含着风致巨大的宝贝且配合得天衣无缝口中更是没口子的浪叫呻吟“嗯……唔……风致……你……你真行……嗯……干的干娘美……美上天了……唔……快……快……嗯……我……我要丢了……啊……嗯……”说罢,红鱼的花心如同婴儿的小嘴,紧含着龟头,两片的阴唇也一张一合咬着大宝贝,一股阴精随着淫水流了出来,烫得他的龟头一阵阵酥麻,接着身子一阵颤抖。浑身瘫软的搂着风致倒在他怀中。风致虽然还没有泄,但已经非常爽了,于是将依然坚挺的鸡巴抽出,斜*在床上,将干娘那香汗淋漓的娇躯搂在怀中,抚摸着,亲吻着她的娇颜。 

红鱼喘息着享受着干儿子性交后的爱抚,渐渐恢复体力,她回报的抚摸风致的身体:“哎呀,小坏蛋还这么硬啊!”她媚笑着打了鸡巴一下。“都是干娘你太漂亮了嘛!” 

“哼就会说好听的讨好我,你呀长的俊,嘴又甜,还有啊,嘻嘻,鸡巴长的又厉害,可要让女人害相思病了!”红鱼笑着用小手套弄他的鸡巴“老实告诉我,和几个女人玩过?” 

“干娘,我这是第一次啊。” 

“还骗我,那么会操穴怎么会是第一次玩呢?干娘又不吃醋,只要你喜欢找那个女人我都不反对,只要你--别忘了我,就行了,干娘随便你玩。” 

我真是第一次,不过在大哥房间看过一本书,都是将那方面的事情的,所以就会了“ 

”你大哥从来不看武学以外的书,那一定是你嫂子看的了,小骚货,是不是熬不住了!“ 

”好干娘,你岂不更骚,看看我的鸡巴胀的好难受,在来一次嘛?以后做爱时我就叫你姐姐好不好“ 

红鱼在他的抚摸下早已春心在动,于是爬起来将雪白的肥臀高高翘起,摇晃着扭头骚浪的叫道:”乖弟弟,这一招你会不会啊?姐姐的穴儿好痒啊!来操我啊,大鸡巴哥哥!“这个荡妇被干儿子操的欲仙欲死连大鸡巴哥哥都叫了。风致惊喜的道:”好姐姐,连隔山取火都来了!“他跪在红鱼背后,小腹抵在她的丰臀上,一手按在她的屁股上,一手扶着鸡巴从她股下刺入她那粉红娇嫩如少女、淫荡骚浪赛荡妇的小骚屄中,顺着她那四溢的淫水操弄起来。 

”……啊……爽……棒……姐姐好舒服……风致……插姐姐……干姐姐……“红鱼淫叫声音一开始就停不下来。”……嗯……好……风致……好舒服……你……将姐姐的……塞得好满……好充实……嗯……“”姐姐,你说我的什麽将你的什麽……我没听清楚。“风致故意逗她,并且加快抽送。……啊……你……坏……明明知道……啊……好……” 

“姐姐,你说嘛,你不说我就不玩了。”说这风致就停了下来。 

“哎呀……你好坏……人家……好嘛……我说……你的……鸡巴……好粗……把姐姐的……小穴……插得满满的……姐姐好舒服……你不要停……姐姐要你……插……小穴……好痒……” 

红鱼的淫叫声让风致更加疯狂的干她,他有时用抽插的插进小穴里,有时则摆动臀部让宝贝用转的转进小穴里。而红鱼也不时扭着屁股配合他的宝贝。红鱼还一面扭屁股,一面高声叫着说:“啊……好舒服啊……啊……啊……风致……啊……哦……啊……风致……酸……死了……你干得……姐姐……酸死了……” 

风致的宝贝在红鱼的阴道里,强而有力、长驱直入的抽插,每一挺都直捣进了她肉道深处,将那大龟头重重地撞到她子宫颈上,令她不得不尖啼着高昂的呼声,而又在宝贝抽出时,急得大喊道:“啊……干我……大宝贝干……我啊……”同时红鱼阴道里的淫水,源源不断地狂泄着,被风致的宝贝掏了出来,淌到阴户外面,滴落到床单上,有的,则顺着大腿内侧往她跪着的膝弯里流了下去:“风致……你的好大……好大啊……插得姐姐……都要舒服死了……爽死姐姐了……啊……啊……啊……喔……舒服死了……姐姐舒服死了啊……姐姐……不行了……”风致趴在红鱼的背上,同时手也在她的乳房上又捏、又搓、又揉的,另一只手则在她那最敏感的地方用手玩弄。风致的手又捏、又搓、又揉、又扣、又挖,轮流交替的搞个不停;他用指头在她那颗早就肿肿的肉豆豆上,拨来拨去。风致在那最嫩的肉芽顶上,扣呀刮呀的。而红鱼的淫水,更源源不绝地,一直往外流。到后来,就像溢出来似的,沿着她大腿内侧淌下去,一直流,都流到她膝弯里去了!红鱼的底下潮水泛滥了,一直流、一直流出来,全都沾满在风致的大宝贝上。 

“啊……插……吧……风致……你这样子……从后面干姐姐……会使姐姐更觉得你……真的好大……好大……喔……姐姐真的是……爱死你的这根……大……宝贝了……啊……啊……风致……用力……用力干姐姐……啊……嗯……” 

风致从红鱼的身上爬起来,抱着她的屁股,扭动着屁股用力冲刺,红鱼伏在床上手紧紧抓住被单,口中发出令人欲仙欲死的美妙呻吟。 

突然风致把大鸡巴从她小穴中抽了出来,她扭头急切的叫着:“给我,大鸡巴哥哥,我要你操我,快,不要停下来。”风致让她躺在床上将她的双腿夹在腋下,大鸡巴直捣黄龙,插入她的阴道深处,用力研磨数下,红鱼的淫水就不断的涌出,口中更是浪叫。“啊……真美死了……”大龟头抵住花心,红鱼全身一阵颤抖,阴道紧缩,一股热呼呼淫水直冲而出。双手紧紧抱住他,双脚紧缠着他的雄腰,扭着细腰肥臀。“宝贝……用力操……吧……姐姐的小穴好痒……快……用力插……我的儿子……大鸡巴哥哥……”风致被红鱼搂抱得紧紧的,胸膛压着肥大丰满的乳房,涨噗噗、软绵绵、热呼呼,下面的大宝贝插在紧紧的阴户里,猛抽狠插、越插越急,时而碰着花心。每次操到底就研磨数下才抽出。 

红鱼的两条玉腿上举,勾缠在风致的腰背上,使她紧凑迷人的小肥穴更是突出地迎向他的大鸡巴,两条玉臂更是死命地搂住他的脖子,娇躯也不停地上下左右浪扭着 “哦……我痛快死了……你的大宝贝又碰到……姐姐……的子宫里……了……” 

“宝贝……我的好老公……你的大宝贝……插得姐姐……要上天了……好儿……再快……快……我要泄……泄……了……”红鱼被华云龙的大宝贝抽插得媚眼欲醉,粉脸嫣红,她已经是欲仙欲死,小穴里淫水直往外冒,花心乱颤,口里还在频频呼叫:“我的儿啊……我被你插上天了……可爱的宝贝……娘痛快得要疯了……好相公……插死我吧……我乐死了……”红鱼舒服得魂儿飘飘,魄儿渺渺,双手双脚搂抱更紧,肥臀拼命摇摆,挺高,配合风致的抽插。她如此歇斯底里般的叫着、摆着、挺着、使阴户和宝贝更密合,刺激的风致性发如狂,真像野马奔腾,搂紧了红鱼,用足气力,拼命急抽狠插,大龟头像雨点似,打击在红鱼的花心上,「噗滋」、「噗滋」之声,不绝于耳,好听极了。含着大宝贝的阴户,随着抽插的向外一翻一缩,淫水一阵阵地泛滥着向外直流,顺着肥白的臀部流在床上,湿了一大片。风致卯足气力的一阵猛烈抽插,已使得红鱼舒服得魂飞魄散,不住的打着哆嗦,娇喘吁吁。“大鸡巴亲老公……我……的心肝……不行了……我……好美……我泄了……”红鱼说完后,猛地把双手双腿挟的更紧,阴户挺高、再挺高。“啊……哥哥……你要了我的命了……”红鱼一阵抽搐一泄如注,双手双腿一松,垂落在床上,全身都瘫痪了。风致还在卖力的操着,红鱼迷乱的浪叫着“啊……好深啊……嗯……用力……风致……姐姐……爱死你了……啊……啊……姐姐……要泄了……啊……好舒服……好畅快……用力……对……再用力……姐姐……要泄了……啊……美死了……嗯……喔……嗯……” 

红鱼的呻吟越来越微弱,风致想她已经高潮了,继续狂抽猛插,他只觉得红鱼的子宫口正在一夹一夹的咬吮着自己的大龟头,一股像泡沫似的淫水直龟头而出,流得床单上面一大片。风致也达到射精的巅峰,他拚命冲剌。宝贝在小穴里一左一右的抽插,研磨这红鱼的花心,风致叫道:“姐姐,我快要射精了……快……” 

他用力的将红鱼雪白的大屁股抬离了床榻,下体向前没命地挺动了两下,把大龟头顶进干娘阴道深处的子宫,那剧烈释放的火烫热流一股股地击打在红鱼的花蕊里。红鱼让男人把大肉棒伸进自己子宫里射精的时候,此刻那种令她快活得死去活来的感觉让这位美妇迅速地又攀上比刚才更高的高潮里。“天呀……”男人的雨露滋润的她美眸迷离,娇哼着扭动着那诱人犯罪的雪白大屁股,丰满白嫩的肉体如八爪鱼似的缠紧了身上这位健壮的少年。 

两人快活地颤抖着,喘着粗气,半晌后红鱼的魂魄才从天上回来,她细细娇喘着瘫软在干儿子的怀里,红透了粉腮,纤纤玉指理了理自己零乱的秀发,水汪汪的媚眼看着这个让他欲仙欲死的男孩:“宝贝,乖儿子,我在也离不开你了。”两人热吻着,用水冲洗着,风致初尝美味不禁又想来一次,可是红鱼的小穴已经承受不了了,无奈之下只好用乳房和小嘴满足了他一次,等他过足了瘾已经天光放亮,各自会房休息。 

汪的美眸斜瞟了少年一眼。


【全文完】



上一篇:妻子偷情 下一篇:春宫艳缘
热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