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另类小说  »  青春的奋斗

青春的奋斗

添加:2018-07-02来源:互联网人气:加载中

青春的奋斗


黑暗中。 

一对赤裸的男女纠缠在一起。 

不堪一握的纤腰,丰满雪白的美乳,加上高耸充满弹性的隆臀,美丽性感的女体蜷曲在床上。 

男人怀抱着雪白的女体,大手搂住女性纤细的腰肢,另一手在丰满高耸的山峰上游移着,不安分的手指轻轻逗弄着嫣红的樱桃,在男人的大力挑弄之下,樱桃硬挺着在男人指尖绽放。 

“雅婷,妳好美,我好爱妳。” 

“讨厌,不要那么说,人家会害羞的。”雅婷羞怯地把脸埋入男人强壮的胸肌里,一头乌黑秀丽的长发飘散着。 

男人轻轻一笑,用力抱紧雅婷:“等我一毕业,我们就结婚好吗?” 

“哪有人在床上,求婚的啊!”雅婷娇嗔:“连个戒指也没有。” 

“那……那我用妳最喜欢的那根来补偿妳吧……” 

“要死啦!啊……啊……” 

男人粗壮的肉棒插入早已湿润的花园,深入曲折的花径,开始规律地抽插。 

“翔,我爱你,啊……啊……不管有没有戒指,啊……啊……不管你娶不娶我,啊……我永远爱你。” 

“雅婷!我也永远爱妳!” 

两人的嘴唇亲密地合在一起,忘情地拥吻,彼此贪婪吸吮着对方的舌头,吞食着对方湿润的口水。 

彼此间毫无间隔,用力地拥抱,仿佛要把自己挤进爱人的身躯里,在强烈的摩擦扭动下,美丽的女体忘情的呻吟,在男人的抽插下,摇晃动着翘臀努力迎合着。 

“啊……啊……啊……好棒,好舒服……” 

两人一起攀上高峰。 

T大学研究所。 

四个年轻的研究生在走廊上。 

“翔,你真不再继续念了吗?老师很希望你继续跟他一起研究呢,毕竟你是第一名毕业,老师都说你是百年难得的天才。”一名戴眼镜的研究生说道。 

“哈哈,天才?是跷课的天才吧?”旁边一名身穿名牌服饰,看起来潇洒帅气的研究生说道。 

“你这个万年第二名也敢说我,”翔一改笑脸,正色说道:“其实我也蛮想继续研究的,但是我爸老了,我想回家继承家里的工厂可能比较好吧,你说呢?俊凯。” 

“问我?我当然希望你留下,继续研究啊,家里的‘小’工厂有什么好继承的!” 

“小工厂?我们家当然不如你们唐家的跨国大企业。”翔从后面用力勒住俊凯的脖子怪叫。 

“说正经的,翔,我真的很希望你来帮我一起经营唐氏企业,”俊凯越来越激动地说道:“你跟我,只要我们联手,就像在学校一样,任何人都不是我们的对手,也让我爸见识一下我们年轻人的本事。” 

“……我们说过好多次了,别再说了好吗?”翔不愿面对着俊凯的失望的表情,稍微加快了脚步。 

“对对,等你们家倒了,你就来帮我。”俊凯默然望着翔渐渐远离的身影,不自觉地握紧了拳头。 

两个月后。 

工厂内。 

“什么!周转不灵!”翔声嘶力竭吼道:“爸,不可能的!之前不是还有两百万的货款吗?” 

“我拿去借给你陈伯了,老陈说只要半个月就还了,他也是用来周转的。” 1;

“那现在呢?” 

“老陈说他股票套牢,还要1、2个月。” 

“爸,你怎么那么糊涂,这么重要的事也不和我商量。” 

“……” 

“现在马上要交下一期货款,如果交不出来,就是违约,工厂会倒的啊!”翔忍不住大吼。 

翔望着掩面咽呜的老父,轻轻叹了口气,拍着父亲的肩膀,“爸,钱的事,我去想办法,您在跟陈伯联络看看情况吧。”翔苦笑着。 

心里浮现出。俊凯总是蛮不在乎的微笑。 

两百万!对唐氏应该是小数目吧。翔喃喃自语道。 

唐氏企业大楼。 

气派雄伟的大楼轰立于市内,有如市区的地标,更象征了唐氏企业过人的实力。 

美丽的接待员领着翔上楼。 

专用电梯飞快地上升,但翔的心情却相对沈重。 

无论如何,两个许久没见面好友,一见面就为了些俗事,实在很令人扫兴。 

对于翔来说,就算经历的大学与研究所多年,求自己的好友。 

这还是第一次。 

是不输人的自尊,还是什么倔强的个性使然,翔自己也不知道。

但是脑中浮现老父懊悔的神情,平日开朗充满精神的父亲一瞬间仿佛老了几十岁。 

脚步顿时蹒跚起来了。 

“就算是下跪也不算什么……”翔喃喃自语。 

美丽的接待员领翔到紫桃木的大门前,面带微笑地离开了。 

翔深呼一口气,敲了敲门。 

“请进!”俊凯有力地声音响起。 

翔战战兢兢地推开门,微笑道:“好久不见了,俊凯。” 

俊凯坐在真皮躺椅上,正拿着电话交谈着。身穿黑色高级西装的俊凯更加成熟了,顾畔间充满了过人信心。 

“等等,我有重要的事情!”俊凯一看到翔,猛然,挂了电话。 

“翔!”俊凯声音掩饰不了地兴奋,连忙起身迎接他的好友,说道:“好久不见了。” 

看到俊凯的模样,翔忽然觉得自己的焦虑,似乎十分愚蠢。 

俊凯还是原来的俊凯。 

“之前,听说你家的工厂生意非常好,不愧是翔,做什么都那么出色……”俊凯一面大笑,一面拿出两只水晶酒杯。 

琥珀色的纯酿在水晶杯中反射出闪亮的光芒。 

“俊凯,不瞒你说,我这次正是为了工厂的事。”翔娓娓道出工厂所发生的问题。 

听着翔的困难,俊凯的脸上忽然失去了一贯地笑容,眼角浮现一丝挣扎。 

“翔,我想你这次来错了。”俊凯的声音不带一丝感情。 

冷的令人心寒。 

“是吗?你也有你的顾虑,”翔勉强撑起苦笑,说道:“你不用勉强。” 

“不,你并不懂!”俊凯转身不看翔,坐回皮椅,慢慢说道:“几百万对于唐氏根本不算什么,就算送你也没什么大不了!” 

翔紧闭嘴唇,但隐隐约约感到一股寒意。 

“陈广达会在现在要交货款的时候,借光两百万的货款,让你家的工厂陷入周转不灵,这并不是偶然。”俊凯的语气掩饰不了一股寒意,说道:“而且,这次,就算你父子耗尽人脉也借不到钱的。” 

翔不可置信张大了嘴。 

“你那么聪明,应该知道我在说什么吧?” 

“你设计我?”翔顿时觉得头脑一片空白,说道:“为什么?” 

“为什么?很简单,我一直都很嫉妒你!嫉妒你的聪明,嫉妒你的才能,每个人,包括雅婷,每个人眼中只有你,谁在意我唐俊凯!我哪里不如你!”俊凯仿佛疯狂了一般大声嘶吼,“我一直假装是你的好朋友,其实我一直在等待,等待能复仇机会,现在机会来了,枉你聪明一世,朋友,你们家完了,你也完了,哈哈哈。” 

面对着俊凯的狂态,翔青铁着脸一言不发地离开了。 

这不是真的。一定是什么搞错了。 

天空下着大雨。 

翔在路上轻轻一绊,跌倒了。 

挣扎着,一时间竟起不来。 

唐氏企业大楼,86楼。 

俊凯拿着酒杯望着夜色。 

翔。你为何不肯乖乖呆在我后面,为何你总是要比我强!如果你肯退在我身后,我绝对愿意把我的一切与你分享!你为何要逼我!我最好的朋友! 

  俊凯把杯中的酒一干而尽。 

夜深了。 

赤红的双颊,充满血丝的双眼,散乱的目光。 

俊凯仿佛已经醉了。 

踩着虚浮的脚步,慢慢来到雅婷家…… 

这么晚了,是谁啊? 

单身女子心中不免坎坷不安。 

“啊!俊凯!你喝醉了。”看到醉态可掬的老友,雅婷连忙扶着东倒西歪的俊凯进屋。 

雅婷身穿连身无袖的纯白丝质睡衣,贴身的剪裁展现出她婀娜多姿的身材,微微透明的衣料间,雪白、粉红的山峦起伏,令人为之炫目。 

松开了领带的俊凯颓然倒在沙发上,赤红着脸,满身酒气。 

雅婷身穿着无袖的纯白睡衣,连忙拿了一条毛巾,沾湿。 

“怎么喝那么醉?发生什么事了吗?”雅婷用湿毛巾轻轻抚着俊凯滚烫的额头。 

“好……好事!我想了一辈子的好事!” 

“是吗?恭喜你了。” 

俊凯深深注视着他朝思暮想的美人。俊凯轻轻握住雅婷的手,热切地问道:“雅婷,如果……如果没有翔,你会喜欢我吗?” 

“我一直很喜欢温柔体贴的俊凯啊,但是,感情是要靠缘分的。”雅婷微笑道。 

“不,本来是我先认识妳的,在那美好的夜晚,我人生中最美好的夜晚。”俊凯仿佛在心中早已演练多次,一口气地说着:“但是,后来,翔,妳的眼光里就只有翔了,如果妳肯好好注视我一秒,只要一秒,妳一定会知道我的心意!” 

“你今天怎么了?”雅婷似乎有些惊慌。 

“我我今天就要你知道,我比翔更强!” 

感觉到俊凯异常的狂态和痴狂的眼神,雅婷不安的起身了。 

但是,俊凯用力抓住雅婷的手,把美丽的娇躯拥入怀中,大嘴盖上了雅婷娇嫩的红唇。 

“啪!”雅婷结实地赏了俊凯一个耳光,“俊凯,我跟翔已经订婚了,你冷静一点。” 

这句话,仿佛某种禁忌的咒语,解开了封印的束缚。 

俊凯顿时狂暴起来,嘶吼声中,大手狠很抓住雅婷的秀发,往后用力一扯。 

“啊……啊……啊……”雅婷吃痛地大喊。 

俊凯再度封住雅婷的小嘴,粗鲁地吸着樱唇,用力撬开雅婷的贝齿,暴乱的舌头伸入,疯狂舔食着雅婷的香津。 

“呜呜…” 

雅婷的香滑小舌被男人卷住,贪婪地吸吮,嘴里充满着浓郁的酒气,令雅婷欲作呕。秀发间传来的剧痛使她无法思考,就这样被眼前的男人为所欲为。 

俊凯用力把雅婷推倒在沙发上,握住雅婷秀美的脚踝,把修长的美腿束在自己的肩膀上,拉起了睡衣的下摆,露出纯白的内裤。 

雅婷身上淡淡的香味,隐藏在内裤内那微微的隆起,几乎令俊凯发狂。 

“妳是我的,雅婷,妳永远都是我的!” 

用力扯开束缚,被黑色草丛包围的神秘花园,首次展露在爱人以外的男人眼前。 

雅婷五指抓着男人的手臂,坚硬修长的指甲深陷进男人的肌肉,不住晃动,连指尖都在颤抖,微弱地抵抗着。 

俊凯的手指轻轻缠绕着几根黑色的芳草,使劲一拔。 

“啊!”雅婷痛的流出眼泪。 

俊凯的手指深1入雅婷的蜜穴,熟练的挖弄着粉红色的花瓣,直至女性最隐密的花蕊,无所不至的玩弄。 

“舒服吗?我的技巧跟翔相比,谁比较好?”俊凯表现发出暴虐的狂态。 

俊凯如毒蛇一般的灵舌在蜜穴间游走,“啧啧。”噬着鲜美的猎物。 

“啊啊。”舌尖直接刺激着敏感的阴核,与理智相左,雅婷开始流出愉悦的蜜汁,并开始轻轻发出呻吟声。 

跟翔简单的性技巧比起来,眼前的男人更能刺激雅婷的官能,熟练的指技与口技,比自己的爱人更了解女性的性感带,时而粗鲁时而纤细的玩弄,成熟女体的性欲已经被完全挑起了。 

“嘿嘿,已经感到舒服了吗?”俊凯一手伸到睡衣里,握住丰满而柔软的乳房,大力地搓揉着,一边说道:“翔一定也很喜欢这对大奶子吧,雅婷的身体太棒了。” 

“不要,求求你,饶了我。” 

“雅婷的身体可不是那么说的呦!” 

俊凯指间的乳头与主人的话语相反,坚挺得如同闪亮的红宝石,骄傲地挺立着;潮湿的蜜穴,蔓延的蜜汁闪耀着奇妙的光泽。 

“啊,雅婷的阴户好热,好舒服。”俊凯火热的肉棒用力挺进雅婷的肉洞,一边大力地抽插,狂笑道:“跟翔比,谁的肉棒好啊?” 

“呜呜呜。”雅婷悲切地啜泣,但伴随不断地发出喜悦的哼声。 

美丽的雅婷似乎不堪肉棒的攻势,不停摇晃动雪白的屁股,迎合着男人的侵犯,理智与官能的纠缠,使她失去判断的能力,一边喊着“翔”,一边妖艳着扭动着肉舞。 

猛然,雅婷用力咬住俊凯的肩头,洁白皓齿紧紧咬住不放,在男人肩头留下清晰的牙印,鲜血从俊凯强健的肩膀流出来,混合着雅婷牙龈间的血液。 

“啊……啊……”俊凯旋即到达高潮,身躯不住颤抖。 

“不要射在里面……”娇弱的花朵发出最后的悲鸣。 

无视雅婷的求饶,俊凯把大量黏稠的浓液灌射进深处,喷洒的量之多,仿佛长期没有射精过。 

那是期待已久的宣泄。 

“妳是我的,雅婷,妳永远都是我的!”俊凯卧倒在雅婷身上,有如梦呓一般。 

翔大字型倒在家中。 

这几天不知道跟父亲下跪了多少次,似乎连腰都挺不直了。

跪在地上,口里无意识的说着“拜托!”,脑中却只有俊凯声嘶力竭的嘶吼与冷漠的眼神。 

一般的冷淡,一般的拒绝,有如早就排演好的舞台剧。 

那结局呢? 

结局是否如编剧所说的一般。 

崩坏,毁灭,沈沦。 

翔不愿再想。 

父亲慢步走进家中。 

“厂商说,两天之内不给钱,就要告我们违约。”父亲连汗都没擦,颓然倒地,苦笑道:“大概要拍卖工厂和房子吧。” 

强烈打击仿佛不是真的,莫名其妙地,父亲开始狂笑不止:“工厂和房子!我三十年的努力,哈哈哈……” 

“爸,你别这样,我再去想想办法。”深知事实真相的翔,远比老父更加清楚。 

这只是句安慰的话语罢了。 

重复的戏码,直到暮色来临。 

翔慢慢走到雅婷家中,连续不断的电铃声并没有回应。 

“雅婷!开门啊!我是翔!”翔急躁地拍着门。 

“翔!有什么事吗?”门后的声音显的生硬。 

大门依然紧闭。 

“雅婷,请妳开门好吗?我好累,真的好累。”翔重重倒在门前。 

“我现在……啊……有点事……啊……” 

“拜托你,我现在只有妳了……”翔的声音微带些哭声。 

门后的雅婷呼吸相当的急促,兼着细如蚊声呢喃,空气中充满着一股异样的气氛。 

“啊……不,翔,你快走吧……啊……” 

“雅婷,求求你开门,我只要看妳一眼,听一听妳的声音,我就有勇气去面对任何事,求求妳……”翔已经完全崩溃了,不住的呐喊。 

“我……啊……不是翔心目中那……啊……么好的人,我是个……啊……不幸的女人,请你忘了……啊……我吧……” 

门后不再传出声音。 

翔早已昏过去了。 

全身赤裸的女体横在地上。 

雅婷美丽的脸庞紧贴在地板,高耸的翘臀挺起来,雪白的腰臀形成完美的一直线。 

男人在雅婷身后,双手扶着腰间,下身粗大的肉棒不住抽插。 

“噗噗…”男女肉体淫糜地交合,雅婷不住扭动雪白的屁股,发出甜美的哼声。 

“雅婷,我的力量妳应该知道,妳跟翔根本无法反抗我,跟我作对只会更加凄惨罢了。”男人喃喃自语道:“妳是我的,雅婷,妳永远都是我的!” 

翔。我是个不洁也不幸的女人。再见了。 

“啊啊啊……我要到了!”雅婷娇躯颤抖,到达了高潮。

   完



上一篇:美女凌璧儿 下一篇:公园玩野战
热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