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古典  »  家族奴隶

家族奴隶

添加:2018-06-28来源:互联网人气:加载中

家族奴隶


「为什么?为什么弟弟会在这里?怎么办?现在该怎么办?」跪坐在地上的我,虽然戴着面具,遮住我的脸孔,却遮不住我内心的羞耻、难堪的感觉。

瞒着家里所有人在这种地方工作的我,终於尝到了报应,我叫早稻田步美,离开家里到帝都工作已经两年有余的我,正在SM俱乐部担任M奴的工作,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的工作,想不到今天真的得到了报应,穿着华丽洋装的我跪坐在我自己的弟弟健太的眼前,今日他是我的主人,当然了像这样的蒙脸调教的规定就是不可以露脸,也是每个M女、M奴的底线。

「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吧」我心中强迫自己镇定下来,但是我根本无法冷静,因为今晚的调教也包含性交在内,他甚至加价无套内射的服务,我一但拒绝,我也将被俱乐部开除,SM的圈子是很小的,我也不可能在其他俱乐部里工作了,这意谓我的人生也将面临重大失败。

「今晚的奴,看来还不错啊」健太翘着脚对我说着。

「谢谢……您的称赞」我对健太使用敬语,这也是这份工作必须要有的礼节。

「把衣服给脱了,露出你的胸部吧」健太对我说着,如果是平常我早已经脱下洋装与内衣任由客人玩弄、调教与捆绑了,但今天的客人实在无法让我例落的就脱下身上的衣物。

「怎么了?不想脱吗?」健太看我拖拖拉拉的,已经有点不耐烦了。

「不不不,我这就脱下……」我边说出这句话时我已经羞愧的胀红着脸,双手也有些颤抖的脱下衣物,因为这是我第一次在自己的亲生弟弟面前脱光衣服,任由他观看我的身体,而如今他的身份是我的客人也是今晚的主人,我只是她的M奴。

「好了~」我将衣服脱下后,双手还不自主的想要遮住我的乳房,这种难堪的感觉真让我想要去死了。

「你是第一次出来当M奴吗?怎么这么害羞啊」健太有点笑了出来的说着。

「是……是的」我害羞的回答,我也只能这样骗他了,但我的身体还微微发抖着,我已经无法分辨自己是紧张的发抖还是兴奋的发抖了,因为我正被我自己的弟弟看着自己的裸体。

「难怪~」健太说了一句难怪,看来我是骗过他了,或许他会想换另一个M奴?

「没关系,那你现在在我的面前自慰给我看吧,我想看你自慰,双脚要打开哦,阴户不准遮住」健太的命令让我吓了更大一跳,我简直想要夺门而出了,但实在无法失去这份工作啊,我从跪坐改换成了坐着,我双脚慢慢打开,接着将我的内裤慢慢自双腿脱下,再将双脚打开,让我的私处展现在弟弟的眼前,我的右手抚摸着自己的乳头,左手伸到下面玩弄着自己的阴蒂。

「啊……啊……啊……啊……啊……」双手带来的刺激,让我开始娇喘着,身体越来越敏感了,越是这样丢脸就越有感觉了,我知道我的性欲已经完全被燃起了,就在我的亲生弟弟眼前。

「很好,女奴」健太说完便站了起来,拿起麻绳往我的背后走去,我的双手停止了自慰,被摆到背后去,我感觉到麻绳在我的手腕上绕了好几圈,弟弟健太对麻绳的捆绑看来相当老练,两三下一个小手缚就已经完成了,现在的我双手被绑在背后,我的胸部让健太玩弄着,私处的敏感地方也被他用另一只手搓揉着。

「叫我主人」健太在我耳边轻轻说着,说完还轻轻的吹了口气,我的敏感带之一就是耳朵,没想到健太竟然立刻就往我的敏感带攻击了。

「啊……主人……好舒服……快飞上天了」随着健太的手指熟练的玩弄着我的身体,我再也受不了了,在我没注意的时候,健太已经解开他的裤头与内裤,他的肉棒变的又挺又大,还记得小时候曾经带着他去尿尿,没想到现在的肉棒变的这么大,我的嘴巴不自觉的张开,龟头传来一点点淡淡的尿骚味,但我觉得健太清理的已经很好了,我含过比他还臭百倍的肉棒。

「再深一点,含的温柔一点,记得用舌头努力舔,知道吗?奴隶」当健太叫我奴隶时,我的身体更是震动了一下,兴奋,这是兴奋的,我成了弟弟健太的奴隶,我嘴巴里正含着弟弟的肉棒,亲生弟弟的肉棒呢,这种感觉真的是前所未有的刺激,这就是背德的感觉吗?舌头来回的清理与游走在他的龟头与包皮间,来回舔着,再将龟头含入嘴巴内,用嘴唇包住龟头,在嘴角内用舌头是最好的了,舌头很灵活甚至可以进入龟头的缝里舔着。

「不错嘛,口技不错」健太满意的低头看着我,而我也抬起头边将龟头来回含入一边看着健太的双眼,但我真的害羞到不行了,目光总是不敢留在健太的双眼上太久,深怕他看出我是他的亲生姐姐,那么一切究都完了。

兴奋加上羞辱感强烈刺激着我,加上双手被捆绑在背后的被虐感,夹杂着我对弟弟家人间的情感,从此时此刻开始,一切都不会一样了。

健太白色黏稠的体液加上腥臭的味道,在我口中散发开来,健太的龟头从我嘴巴里抽出与我口中的唾液形成一种连结,我抬着头看着我眼前这位从小看到大的男孩,如今已经是个成熟的男人了,我臣服在他的胯下,在今夜我将听命於他,接受他的任何命令,纵使脑海中还有许弟弟的美好回忆,一起长大,一起胡闹,还一起被爸妈处罚的有趣回忆,如今回忆都是加深我羞辱感的因素之一,但是奇妙的是羞辱感越重,我的身体就越敏感了,也越兴奋,兴奋的发抖,而我吞下了他射在我嘴巴里的白色体液。

「接下来,我会怎么样呢?」我的脑海中一直出现这句话。

背后绑住双手的麻绳并未解开,依旧紧紧的绑住我的双手与手臂,强烈的束缚感与嘴巴内残留体液的味道,羞辱与刺激并存,感官的刺激加上乱伦的感受,我双脚已经有些瘫软,但健太并未就此结束,房内的道具很多,我被他拉到了厕所里,与其说是厕所,倒不如说是一个公开的舞台,高台上就有一个蹲式的马桶,温热的水被吸入了玻璃针筒里,我被打开了双脚,他要我露出屁眼,尖尖的针筒头虽然没有针,但注水的头也不细,它慢慢的深入我的屁眼里,在弟弟健太的眼前,我被灌肠了,便意好强烈,这虽不是我第一次被灌肠,也是我第一次被弟弟灌肠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忍不住了,主人」我肚内如滚烫开水边的滚动着,便意已经超越我屁眼能力控制的能力,黄色的液体伴随着排泄物倾销而下,弟弟健太在我的背后仔细的观察着。我在弟弟的面前大便了,还是以一种变态的方式被灌肠。

我忽然想起了很小的时候,也被父亲及母亲灌肠,肠胃不好又挑食的我老是便秘,为了让我能顺利排便,爸妈也会用药济替我灌肠,帮助排便,但与现在却是完全不一样的啊,现在的灌肠却是一种调教的手段之一。

在弟弟的眼前裸体、被灌肠、捆绑、帮自己亲生弟弟口交,这样变态的事我都已经做了,接下来呢?我会怎么样?我心中还是存在着这个问号。

滑轮与绳索的声音不断的在房间里来回出现,我的脚渐渐的离地板越来越远,我的双手依旧被绑在背后,好几条的麻绳从背后将我吊起,垂在地上的右脚也渐渐地无法触及到地板了,左脚则是被另一条麻绳捆绑后吊高,形成一种相当奇特的姿势,像这样的调教方式教作吊缚,我也不是第一次被这样调教了,没想到弟弟的绳缚技术这么的好,在他的调教下我已经不知道腿软了几次,我的阴户也被麻绳紧紧的绑着,阴蒂上的结随着身体越吊越高也就越来越紧麻绳与阴蒂的磨擦也越来越大,但是不知道为何,健太的绳缚技术真的很好,我却一点也感觉不到疼痛,只有刺激感,身为M奴,这样的刺激简直就是一种享受,身为M奴刚刚的羞辱就是赞美,身为M奴刚刚的调教就是一种粹练,这句话真的就是我现在的感想啊。

马尾鞭在空中挥舞着,再重重的落下,与我的背部有了亲密的接触,也发出了巨大的声响,随之而来的是刺痛与刺激与在背后留下一条条红色的痕迹,我不是很喜欢鞭打的调教,但是被自己的弟弟鞭打却是我的第一次,我似乎在享受着被弟弟鞭打的快感,从小到大总是我在处罚他,现在轮到我被鞭打处罚了也算是我的一种赎罪了吧。

右手,健太的右手玩弄着我的阴部,我可以感觉到他的每一根手指头都在玩弄着我的私处,阴唇、阴蒂、耻毛、甚至是阴道,我都可以感觉的到,他的每一次攻击,因为我的体液早已经流出,弄湿我的耻毛,健太似乎相当喜欢我现在的样子,痴痴的看着我的阴部好几秒钟了。

「很好,湿透了,在等待主人的肉棒吗?」健太用手扶着他的肉棒问着「是的,主人啊,肉棒」我对着健太叫着,此时的我已经顾不上什么姐弟情了,我们就是一对男女,男主与女奴,主人赏赐的肉棒对奴隶来说是天大一般的恩赐,我无法拒绝了,也只能欢迎肉棒的插入。

阴唇被缓缓撑开了,温热的、粗大的、弟弟的肉棒,插入我早已经湿透的私处,健太熟练的立刻插入不用在我帮忙引导,他似乎很了解女人,也很知道女人的身体一样,总是知道我的敏感带。

「啊……插了……主人的……肉棒啊」我的阴户都被肉棒给占的满满的,阴道被撑开来,来回的与肉棒磨擦着,带来的快感与其他的性爱是加倍的,更何况给我肉棒的还是我的亲生弟弟,我们这样的一层关系,更胜其他的主奴了。

「啊……啊……啊……啊……顶到了……啊……啊……啊……啊……好深啊」我近乎疯狂的叫着,这是我做过最棒的一次性爱调教了,高超的绳艺加上技巧还有性爱能力,健太真是让我刮目相看,我自己觉得心态与思想似乎有些变化了。

在我第三次软脚的同时,健太的精液射进了我的体内,温热的液体跑进了我的身体里,健太他抱着我的身体,我虽然全身赤裸,却是满身热气,在这调教室里,我感受到此生未有过的欢愉。

洗完一个痛快的热水澡,我舒服的躺在我的沙发上,电视播着无聊的电视剧,我脑海里却是满满刚刚调教的画面,弟弟的肉棒与绳艺,还有那个吊缚,我享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性爱与SM调教,里面充满羞辱与快感,而这些东西却是来自我亲生的弟弟身上。

双手手腕上的绳痕都还清楚可见,才结束两个小时,我竟然开始怀念了,跪在弟弟的面前,接受他的调教,当时的身份是那样的卑微,失去姐姐身份的女人在他眼前也只是个女奴而已,在他的眼前我的阴户、屁眼,都已一览无疑了,我本该感到羞耻与痛苦的,但我却一点也感受不到痛苦了,只有快乐,我享受着近亲相奸的快感与快乐,这真是让人愉悦极了。

「渴望健太的调教吗?」我心中竟然出现这样的问题,我这样子问着自己,自己是无法欺骗自己的。

「是的!可渴望被健太调教,我渴望再次被弟弟调教与奸淫」我很肯定的这样告诉我自己。

坐上新干线,在距离我家乡一个小时车程的地方,我回到老家了,爸爸开着他的老爷车来载我。

「最近工作如何了啊?」爸爸边转动着方向磐一边对我说着,这是再正常不过的对话了,我却在思念着健太的身影。

「还好啊,不就是老样子」我有气无力的回答着。简单的几句话就打发掉老爸的絮叨,车子也已经回到家里了。

「咦?健太不在啊」我看不见健太的身影。

「健太到帝都去了,怎么?他没去找你?」妈妈正在玄关对我边说着一边接过我的行李。

「是哦……这个我倒是不知道呢」我一边说着脑海里却是那天晚上的画面。

「要不,过几日你我会去找健太,到时候再找你一块出来吃饭」爸爸坐在沙发上一如既往的打开电视,看着他最爱的时代剧。

零晨时分,万籁俱寂,屋内外都是相当安静的,但唯独楼下却有着让我熟悉又奇妙的声音。

「是铁炼的声音吧?」我听出了是铁炼的声音。

我打开房门,往楼梯的方向走去,慢慢地蹲坐在楼梯第一阶上,伸着头往下看去,妈妈被人用铁炼锁住双脚与双手,她身上依旧穿着和服,一如既往的,但却趴在地上,脖子上戴着我很熟悉的物品-项圈,那个人手握着狗绳,牵着妈妈走着,就好像是在溜狗一样,我注意到妈妈项圈上还挂了一块牌子「家畜奴隶真由美」,真由美是妈妈的名字,但是在名字的前面再加上家畜奴隶四个字就令人更加兴奋了。

「妈妈竟然也是M女?」我心中惊讶的这样想着。

「好难为情的姿势,主人……」妈妈以蹲坐的方式,拉开了她和服的群摆,露出她的阴户,在爸爸的命令下,躺下将双脚打开,裙摆也被拉到最高了,阴户整个向外展现,一点耻毛都没有的阴户,只剩下肉缝与令人羞耻的耻丘,看起来就像是小女孩一样的阴部。

一支震动转动着的电动阳具,慢慢的滑入妈妈的肉缝中,传来了妈妈呻吟的声音,令人更感觉到难为情。

「如何?爽吗?比起健太的捆绑?」爸爸对妈妈问着。

「健太也有吗?」我心中纳税闷着想着

「啊……儿子主人……很棒……主人的更棒」妈妈说出了令人惊讶的回答,看来健太与父亲还有妈妈都在家里过着淫乱的生活了吧。

「不愧是我的儿子健太,能把你调教成家畜奴隶,还是这么有性欲与被虐欲望的家畜奴隶」爸爸继续说着「主人……别再说了……好难为情啊」妈妈羞愧的说着。

「没想到连健太也有参加在内,我们这家人都是SM的爱好者」我心中这样子的想着。

经过了这令人惊讶的六日两天,最后再与爸妈吃吃喝喝,这倒也是不错,很快的我又回到了帝都来,也很快地接到了爸的来电,说是两天后的下午要约我吃晚餐,健太1也会到,我当然也没有理由拒绝了。

「这间餐厅还不错,谁挑的?」我对着健太与老爸问着「当然是我挑的啊」健太没等老爸说话就抢先说着「是哦,死老弟,上来帝都竟然不来找我啊,好小子啊你」我对着健太咒骂着,父亲则在一旁笑着,大概是看我们从小闹到大了也有些有趣吧。

饭局也很快的就结束了,我晚上俱乐部已经有客人约好时间,只好匆匆的吃完这顿饭后就离开餐厅,留下还在聊天用餐的父子二人。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怎么办?我到底该怎么办?上天真的在惩罚我吧?」我以SM俱乐部M女的身分跪坐在地上,而坐在我眼前的两位客人竟然就是健太与老爸,而躲在面具后的我早已经快要崩溃,健太的调教已经让我羞愧到不行,现在连父亲也来了,这也太变态了吧。

「早稻田先生,这位是他们新来的女奴,比较害羞,要后半段才会放的开,别介意啊」健太故意不称呼老爸,而是称呼为早稻田先生。

「健太啊,这可是你强烈推荐我才来的哦,不然依女奴的资质,有谁比的过我太太」老爸嘴里说出来的话简直让我吓了一大跳。

「妈也是女奴?」我心中暗自惊讶着。

「呵……夫人的奴性很重,上次我调教过后就已经很了解了」健太对着老爸说着。

「哈哈哈,好小子你啊……」看老爸轻松的与健太对谈着,留下一旁惊讶到不行的我,健太也曾经调教过妈吗?像妈妈这样贤慧的女人,竟然也是M女?

「好啦好啦,奴隶快帮我这位早稻田先生舔脚吧」健太对我说着「这……是……的」看着赤脚踩在地上的老爸,想不到我今天竟然要舔自己老爸的臭脚了,这比起上次更加羞辱,在健太的面前,舔着老爸的脚吗?

我的舌头伸了出来,在老爸脚姆指前舔着,慢慢的将舌头伸进脚指头缝,这种羞辱感更加强烈了,健太则是绕到我的背后,玩弄着我的屁股与阴户。

「这小婊子不错啊」老爸对健太说着。

当小婊子从老爸口中脱口而出的同时,我的身体也兴奋起来了,这也提醒了我自己,我现在的身份不是老爸的宝贝女儿了,而是眼前这两位男主人面前的奴隶罢了「小子,快替这小婊子锁上脚镣,我喜欢看到女奴被脚镣锁起来的样子啊」老爸对着健太说着,而脚镣这里当然也是有的,健太很快地便已经拿来,在我的双脚间锁上长度不长的脚镣,此时的老爸已经脱下裤头,将他的肉棒也掏了出来,这是我第一次看见老爸的肉棒了,一点也不比健太逊色,这对父子根本是天赋异柄了,身为他们的女儿与姐姐,已经不知道这样算不算好事了。

阴户再次被健太的手指给玩弄到出水了,我的体液在双脚间流出,大概是性欲被点燃起来了吧,老爸的肉棒我毫不迟疑的给含了进去,我熟练的用嘴巴包住整颗龟头,在慢慢滑入直到碰到我的喉咙为止,我用嘴唇的力量尽量夹紧龟头与肉棒,在龟头与肉棒之间是男人的敏感带,夹的越紧就越有感觉,我抬起头来看着老爸的脸,他真的很享受着,看起来也年轻了许多。

「早稻田先生,果然是金属拘束的爱好者啊」健太边掏出他的肉棒准备往我的阴户里插去一边说着。

「这还用说,我夫人更是爱好者,你不是去过我家吗?」老爸对着健太说着,但健太继续往我的阴户里来回抽插。

「啊……啊……啊……」健太的肉棒不断的撞击着我的敏感地带,让我不断发出淫叫声,我从未叫着如此大声过,更何况在老爸与弟弟的面前,这更是让人觉得难为情了。乱伦加上SM调教,这对我来说是前所未有的经验。

他们父子档现在互换了位置,老爸来到我的背后,我一样是趴着的姿势,因为脚镣的关系我的双腿无法张到最开,只能张开些许角度,但也因为这样我的双腿只能夹紧插进来的肉棒,这让健太更加爽了。

「啊……啊……插进来了,好大」我感觉到我的阴户都被老爸的肉棒插的满满的,我的嘴巴则是被健太的肉棒给塞满了。

我正被老爸的肉棒给插入着,嘴巴里也含着弟弟健太的肉棒,我的双脚被锁上了脚镣,父子联手调教着我,这是我进入这间SM俱乐部工作前所始料未及的。

健太的体液已经射入了我的嘴巴里,父亲的也一滴不剩下的射在我的体内了,他如果知道他今天与他性交的是他的亲生女儿那会有什么反应呢?她的女儿竟然还是SM俱乐部里的M奴。

在健太的绳艺之下,我再次被高高吊起,这样的吊缚是我熟悉的,因为前一阵子我才「体验」过而已,高超的绳艺,让我一点也不担心会有任何危险,反倒是旁边的老爸才让我觉得危险。

老爸与健太这对父子,各拿着两条虎尾鞭,在空中挥舞着,时而在空中旋转,时而鞭打在我的身上,做为M女,这是一种享受,做为亲生女儿与姐姐,这样的羞辱让感官更加享受了,从小到大从未被老爸打过的我,竟然成了老爸鞭下的M奴,这一切让我想不到啊,谁叫我现在的身份是M奴呢?一想到自己的身份已经是M奴,不再是老爸的宝贝女儿也不是让健太敬仰的姐姐,我的下体就再次湿润,而我享受着这样的鞭打。

被吊高高的我,乳头还被夹上了跳蛋,阴户也因为电动阳具的震动下而更加湿润,身上传来的鞭打疼痛变成一种享受,加速了我的心跳,加上挥舞鞭子的不是普通的男主,而是我的亲生父亲与弟弟,被自己家人调教的这种感觉更加刺激了。我满身的汗水与加速的心跳,让我更加感受到被虐的欲望,全身赤裸被麻绳捆绑高高吊起於父亲与弟弟的眼前,让我的亲人来调教我这个不乖的女孩,这种羞辱感真是爽快,我的确已经从羞辱感到享受被羞辱的感觉,我真的是不折不扣的M女。

「早稻田先生,快看啊,这小婊子被我们鞭打到尿失禁了」健太边说边剥开我的肉唇说着,老爸也停下了挥舞鞭子的动作,来到我的私处前仔细的看着,就这样我的阴户被这对1父子近距离看着,我的确是尿失禁了,但那是高潮所带来的效果,我已经不管什么羞耻心了,有尿我就直接尿出来,这就是M女啊。

「真是有趣啊」老爸在一旁说着,一边用手摸了摸我的阴唇与沾到尿液的大腿内侧,再拿过来抹在我的嘴巴上,我立刻闻到了些许尿味,这样的羞辱让我的阴户更加湿润了,此时电动阳具似乎已经满足不了我,我渴望着被真正的肉棒插入。

「拜托~快插进来吧,主人,奴隶好想要肉棒啊」我已经快要受不了的对着老爸与健太吼叫着。

「这可是你说的」健太拉了拉垂在旁边的绳索,每拉一次我被吊高的身体就往下一点,他坚挺的肉棒,毫不保留的在我眼前勃起,也很快的就插了进来,我的嘴巴则是舔着老爸的肉棒,这是我第一次对父亲口交,他的龟头似乎更加巨大,我的嘴巴几乎无法全部含入,我只能运用我的嘴唇勉强着含住龟头,再来回磨擦着龟头与肉棒,但是老爸的肉棒并没有任由我口交,而是插了进来,把我的嘴巴当成了第二个阴户,抽插着,我享受着下体快感与口中传来的腥臭感,老爸的肉棒更加腥臭了,我一想到这样插在我嘴巴里的肉棒曾经也插在妈妈的阴户里时,我就更加兴奋了,因为我正与妈妈分享着同一个男人的同一支肉棒。

我感觉到自己不只是M女,更有一种妓女的感觉,更加下贱的自己,我竟然享受着父亲与弟弟的乱伦奸淫与SM调教,我更想不到的是弟弟的绳艺与S主的性格是那样的强烈。

调教并没有因为性交而结束,他们男人的思想真的很奇怪,可以持续这样进行着调教,这次是犬调教了,老爸牵着狗绳,我脖上戴着健太为我挂上的狗项圈,我对犬调教并没有特别的喜好或是讨厌,但在今晚,我却感到格外的兴奋,因为我不再是那个女儿与姐姐的身份,而是更下贱的母狗,享受着不被当人的感觉真是让我兴奋,被当成狗一样的家畜,尤其是在老爸与弟弟的面前。健太将假的狗骨头往地上一丢,我飞快地用爬行的方式爬到远方的骨头处,再趴下将狗骨头用嘴巴咬起,再迅速的爬回健太与父亲的脚边,为的就是健太的摸头奖励。

「乖狗狗,快去~」健太坐在沙发上将狗骨头再次往远方一丢,我顺着骨头的方向再次飞奔爬行到那边,而老爸则是坐在另一张沙发上,喝着俱乐部招待的威士忌,他们父子俩都是全身赤裸的,正享受着对我的犬调教呢。

我飞快的再次将狗骨头咬起,回来老爸与健太的脚边,健太则是摸摸我的头,但是他却将我的面罩顺势给摘下了,这个动作让我吓坏了,因为我还能够坚持住的原因就是我脸上遮掩住我真实身份的面具,我才能如此兴奋的接受弟弟与老爸的SM调教。

「如何?姐姐,还好玩吗?当狗的感觉?」健太望着我对我说着。

「宝贝女儿?老爸的肉棒如何呢?舒服吗?」老爸也看着我问着。

「我们早就知道你在SM俱乐部当M奴了,我们也有朋友在帝都里啊,别忘了我可是绳师呢」健太对我说着「好小子,别忘了这縄艺是谁教给你的,你的母亲可是你出道调教的第一个M女」老爸对着健太说着。

「你们!」此时的我才面临到人生最大的羞辱,我的真实身份被拆穿了,我面对着这对父子的近亲相奸与变态SM调教,却是如此享受着,如今我已经无脸面在家人面前立足。

「今晚,调教,就到这里吧!」我起身立刻离开了房间,俱乐部依约还是给了我今晚的调教费用,我面对着如此的羞辱,我感觉自己生不如死,但却又恋栈着那样的调教方式与绳艺。浴室里莲蓬头的热水不断的淋下,我不断的思考着这段时间所发生的所有事。但是我心中却开始怀念起这几天的调教,不知道为什么我的乳头又变的更加敏感了。

思考了数日,我决定辞去了SM俱乐部里的工作,我换了其他的工作,想要忘掉那样的回忆,但是却无法忘怀那样的愉悦调教,毕竟太舒服了。

接下来好几日的夜里,都会想起那两日被弟弟及老爸的联合调教,甚至到难以入眠的状态,白天的工作我也无法专心,以致於工作效率也相当低落。

再次坐上返回老家的火车,这次我没有通知任何人来车站接我,搭着计程车也就回到家门口了,看着我最熟悉的地方,我站在大门前裹足不前,手里提着的行李依旧提在手上,按下门铃后我深呼吸了一大口气,心里相当激动也很紧张,这次那晚调教后,我首次回到家中,纵使心中有再多的尴尬与羞愧,也没有办法了,我必须诚实的面对我的心里真正的想法了。

「啊……是步美回来了啊,怎么不叫爸去接你?」开门的是妈妈,她依旧穿着厨房的工作罩衫,里面穿着她最常穿着的和服。随着妈妈的脚步,我在客厅坐着。

「是步美啊,回来了」老爸从楼梯上走了下来,一如既往的跟我打了招呼,就好像前些日子所发生的事情都是不存在的一样。

「是的……爸,我回来了」我对着老爸说着

「是姐回来了吗?」健太也从厨房里走了出来

「弟,我回来了」我也回答着健太。

妈妈则是也坐在我的旁边,我们一家人再次聚首了,但这次的感觉相当不一样,我心中是很忐忑不安的。

「怎么啦?好像有心事?」老爸问着我。

「我……」我实在不知道如何开口

「怎么啦?姐?」健太也在边说着。

「健太、爸、妈,我这次回来,是要请爸、妈、弟弟……收留我……以家畜奴隶的身份,收留我,我是个下贱的女人,渴望着被禁锢、鞭打、捆绑与虐待」我一口气将我想讲的话都说完了,客厅里一阵寂静,紧接着是老爸的笑声。

「哈哈哈,原来是这件事啊,我还以为是什么事呢,让我紧张了一会儿呢」老爸哈哈大笑的说着「你这个傻孩子,当然好啊,以后与妈妈一起当爸爸与健太的奴隶吧,真不愧是妈妈的女儿,与妈妈一样流着奴隶的血统」妈妈则是搂着我的肩膀跟我说着。

「姐,你是认真的吗?」健太对我问着

「嗯嗯,是认真的」我回答着健太的问题。

「其实我们早就知道你在SM俱乐部工作的事了,别忘了我们在SM圈子里认识的人都比调教过你的客人还多了呢」爸爸轻松的说着。

「女儿……辛苦你了」妈妈边说边将她的和服一件件都脱了下来,露出她赤裸的身体,但也谈不上是真正赤裸,因为龟甲缚还绑在身上。

「妈……」我对着妈说着

「好了,我们母女俩都一起锁上脚镣吧,好吗?孩子,你就安心留下来吧,以家畜奴隶的身份吧,跟着妈妈一起当家畜奴隶」妈妈对我说着「嗯嗯,是的,一起当家畜奴隶」我点点头回答着妈妈。

「那好,步美就跟真由美一起当狗吧」老爸如此的说着,此时的老爸就不再只是我的父亲,还是我的主人了,他说的话我都必须仔细的聆听着,不能再像以前一样的轻忽他的言语了。

「真由美你就恢复以前步美不在家时的装扮吧,母狗就该有母狗的样子」一旁的健太对着妈妈说着「是的,儿子主人」妈妈说完便跪坐在地上向着健太以土下座的方式行礼。

「也请主人调教母狗吧」我的口中不自觉得说出这几句话来,我对着健太说着「哦哦,别急,你由父亲负责调教你吧,父亲可是金属拘束的爱好者哦」健太对我说着。

「身为我们家的家畜奴隶,步美一定要喜欢上铁笼监禁哦」妈妈转过头来对我说着。

「嗯嗯,真由美说的不错,步美把衣服脱了,戴上项圈,健太给步美母狗锁上完整的脚镣与手炼,要最沉重的,就先关在铁笼三十天吧,先熟悉熟悉失去自由的感觉吧」父亲对着健太说着。

「好的,没问题」健太说完便从屋角的木箱中拉出来一整套的铁炼等物品,而此时的我也开始脱下我身上的所有衣服,在爸爸与健太还有妈妈的眼前赤裸了。

「趴下吧,步美」妈妈真由美对我说着。

「好的」我说完便往地上趴下,以手掌触地的方式。

「真由美你来替步美戴上项圈吧」健太对着妈妈说着。

「是的,主人」妈妈从地上拾起一个不锈钢的项圈起来。

「来吧,这是妈妈首次被健太主人调教时戴的,很重,但拘束感更重,享受这个吧」妈妈对我说完后,将不锈钢的项圈打开,往我的脖子上戴去,喀的一声,被上锁了,我用手摸了摸这个项圈,感受着这不锈钢项圈的冰冷与肩牓上传来的重量。健太将狗绳扣在我脖子上的项圈上。

「真由美,将步美带进笼子里吧」父亲对着妈妈说着。妈妈低头用嘴巴咬起了狗绳,拉着我,我们母女俩一起来到父亲的房间里,一处我从未去注意到的壁橱,妈妈将拉门拉开,里面竟然是一个不怎么大的铁笼,铁笼还用黑布盖起,铁笼的门已经打开,我慢慢的爬进铁笼中,健太也进来了,他手里拿起锁头往铁笼小门锁上。黑步被盖上,拉门再次被关上,我的世界变成了黑暗,我开始了我的三十天监禁生活。

从未被监禁如此久的我,都已经不知道何年何月了,只能透过送贩菜来时的次数来纪录天数,我只知道大概已经过了二十来天,我的眼睛开始无法适应太强的光线,在妈妈的建议下我戴上了眼罩,这是个特殊的眼罩,可以隔绝百分之八十的光线,在我结束长期监禁的时候就必须带上个十天八天,来让眼睛慢慢适应正常的光线。

监禁的生活并不好过,从一开始的兴奋到平淡,最后变成了不耐烦,心态转变后又再次变为兴奋,享受着失去自由的感觉,任由人摆布、命令的情况下,成为真正的家畜奴隶。

当我可以摘下眼罩的那一瞬间,世界真是美好,但很快的我的项圈立刻就被锁上了铁炼,这条铁炼是与妈妈的项圈串连在一起的,妈妈爬到那里我就得爬到那里,我完全无法控制今天要去的地方是那边。

在妈妈过去的房间里,我与真由美(妈妈)一起被高高吊起,麻绳已经绑到最紧,我们母女俩的胸部乳房都已经被麻绳紧紧捆绑而胀红,父亲在乳头上夹上了夹子与铃当,我们的右脚都被另一条绳子高高吊起,左脚垂地,露出阴户,我的耻毛被妈妈剃光,与妈妈一样要保持乾净的阴部与肉缝,一点毛都不准出现。

父亲的肉棒插在我的肉缝里,健太的肉棒插进真由美的阴户里,我与真由美也被绑在一起,我与真由美互相亲吻着,这是我第一次与同性接吻,也是第一次与母亲这样的亲吻,下体的刺激与乳头的反应加上与母亲的深吻,我已经高潮数次了。

「主人……奴隶的……阴户……会坏……会坏掉的」母亲在旁边呻吟着,我们母女俩此起彼落的呻吟声加上娇喘的声音,在房间内回响,父子肉棒再次交换,健太的肉棒再次插入了我的阴户里,来回抽插,我们母女俩随着这对父子的摆动而摇动着,麻绳也随着暗淡的光线摇晃着。

我正式成为家族里的家畜奴隶了,同时也怀上了父亲的孩子,母亲也怀孕了,家里同时出现了两个孕妇,孕育着家里的两个新成员,但是我们的身份都一样还是家畜奴隶,并没有因为怀孕而改变,我与母亲继续监禁着,而好消息是……我们都怀上女儿了,健太与父亲高兴的笑着,看来家族奴隶又要有新成员了。

「父亲、健太,我还想要」我呻吟着对父亲与健太说着,他们的肉棒都靠了过来,我的嘴巴与阴户又要塞满满了。

       字数:9917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