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激情文学  »  老婆御准跟小姨打炮

老婆御准跟小姨打炮

添加:2018-06-28来源:互联网人气:加载中

老婆御准跟小姨打炮


老婆掉包了。

呀!……喔!……

喔!……

你没见过女人自慰吗?大惊小怪.我叫做亚美,刚刚跟同居男友分手,没有什么原因?可能生厌了喔!

现今世界没有什么大不了,男欢女爱的事,合则来不合则去.创伤?我想女人比男人洒脱,恐怕我的前度男友要是比我伤得重,所谓容易受伤的男人,我是深深体会到,皆因我的前度就是这种人,又温文又驯品,可算是绝世好男人,可惜本小姐看不上.

为何跟他同居?唉!可能是当时觉得他又斯文又帅呀!…什么?认真!当然认真!我对每段感情非常认真.感情是一件很复杂的事,需要来就来,我的意思是「感觉」。一但消失就会心淡,慢慢就生厌了。

分手的原因?

唉!慨叹如今的男人的男儿气慨荡然无存,奶奶的性格我真的受不了,都是早分早着,迟分睡不着.对呀!当然是由我主动提出分手先,没有男人的时候又如何呢?自慰都可以解寂寥.

喔!……

正当我高潮澎湃的时候,突然房门外传来了争吵的声,一定是姊姊和姐夫(志鹏)又再吵闹,我搬来姊姊处住了不够一个月,隔几天他们就吵一次.唉!即使他们经常吵吵闹闹,但我绝对不会怂恿姊姊离婚,是因为我觉得姐夫是一个男人,绝对是一个大大男人来的,可能我喜欢拿前度男友来跟姐夫比较,即使姐夫表面如何专横,但我感到姐夫骨子里是非常疼惜姊姊的,可能姐夫的职业关系,事事都很严谨,今日又不知为了什么小事而吵架?

无心情的我便推门出去,气氛有点古怪,突然变得鸦雀无声,他们停了争吵,房间传来了BB的哭声,我拉着满脸泪痕的姊姊走进BB的房间.我对BB说:[哎呀!BB乖乖!不要再哭,姨姨抱抱呀!]我抱起了BB之后,BB就不再哭了。

我问姊姊说:[今日又为了什么小事跟姐夫吵闹呀?]姊姊摇着头没有说话就接过我手上的BB,过去来说姊姊都会向我吐苦水,今次却不肯说出来,好奇心驱使我再三追问..姊姊说:[志鹏骂我不跟他……行房,骂我借故推辞,人家真的不想做吗?已经说了多次啦!]我被吓了一惊,我在想有得做的就不想做,没有得做的又恨不得.姊姊说:[亚美!不知为什么自从我生了BB之后,就没有兴趣行房了,……还有强烈的讨厌的感觉呀!]我抓着头皮不知如何回应姊姊的问题.

我随便说:[姐夫……这样……就……惨……]姊姊又说:[我知道!但是我……真是受不了。]我又说:[我想姐夫比你更受不了。]姊姊瞪大双眼说:[所以我有叫他出去召妓喔!]

「召妓!」姊姊真是大方,竟然主动出声叫丈夫去嫖妓,我未曾怀孕,真的不知道姊姊什么心态?是不是每个生了BB的女人都一样呢!

喔!怪不得古代的时候的男人要三妻四妾啦!我都跟男人睡过,都知道男人需要的时候没有得做是非常凄惨.我对姊姊说:[唉!姐夫怎可能出去嫖妓,他是副校长来的,万一被人发觉,真的……真的身败名裂.]姊姊愧疚地说:[亚美!你说得对!不过……可是我却……真是很讨厌……怎么办?]我又说:[办法不是没有的!]

姊姊眼瞪瞪望着我,BB也跟她的妈妈一样眼瞪瞪望着我.我又说:[召妓就不可以,但我知道有一个人可以帮到他出火,不过……你……会不会……同意喔!]姊姊追问:[只要志鹏懂得准时回家,我什么都同意?]我便在姊姊的耳边说……听了之后姊姊说:[吓!……我……问题就没有!不过!]我又说:[你不反对就得了,男人好简单的.]皱起眉头的姊姊说:[志鹏不简单的!……他是一个正人君子,他绝对不会同意的.]细想之下,姊姊说得对……姐夫的身份和性格绝不会同意的,总之我有办法啦!

二天之后.

姊姊说:[老公!食饭!]我又说:[姐夫喝碗汤先!补身!]志鹏说:[很浓郁的药材味.什么汤呀?]姊姊呆呆望着我.我马上说:[总之正气……]晚饭后.洗澡之后的志鹏从浴室回到房间去.志鹏就急不及待搂抱着姊姊,不断吻姊姊的颈项,看来他已经欲火焚身.

姊姊说:[等……先拉下窗帘吧!]志鹏说:[无问题!马上就去!……老婆!换了窗帘吗!]志鹏将窗帘拉下来,马上继续搂抱着姊姊来吻.姊姊说:[哎呀!让我去洗澡吧!你在床上等我.]

难得老婆皇恩浩荡,志鹏当然乖乖躺下静候老婆几个月以来的第一次行房,姊姊就上浴室去,临行时把灯光熄灭.志鹏说:[哗!新窗帘的遮光度极强,室内漆黑一片……老婆为何床头灯不亮呀!]姊姊说:[不要亮灯……亮灯的话我…不做.]志鹏说:[OK。OK。你肯跟我做,我什么都应承?不亮就不亮吧!

]

不久.志鹏说:[老婆!你回来了.]志鹏摸黑来扼住一双乳房来搓揉,又轻吮已经突起来的乳晕.

啊!……多粗壮的阳具.志鹏赞不绝口地说:[老婆!吮得我很舒服!啊!……]喔!……啐!……啐!……啐!……溢满了阳刚味道在口里.志鹏享受地说:[舒服!……爽!……]喔!……深入!又长又粗呀!……呀!……志鹏一边搓揉着乳房一边享受出入小穴的性爱.喔!……喔!……喔!……喔!……志鹏再次赞不绝口地说:[老婆!劲呀!你的动作真是快,爽!……继续……啊!……]

疯狂地晃动身体的我,要令志鹏的阳具插入深处去.喔!……顶!……吮得奶奶多舒服啊!粗犷的搓揉来得猛烈!

志鹏说:[老婆!留给我玩吧!]志鹏摸黑来找小穴,对准翘起来的臀部下面的小穴,狠狠地插进去.喔!……顶上心头的感觉!……呀!……志鹏扼住腰臀继续粗犷地推插,空间里只有呻吟声……喔!……吃了十全大补汤的志鹏,果然鞭鞭有力,勇猛过人,顶……强不可挡冲入极处,高潮一涌而上,什么烦忧都消失了……只懂在疯叫.顶……喔!……躺下来让志鹏摸黑在两腿中间找到了小穴,就再次猛力插进来,强壮的胸膛压在柔软的胸脯上,阳具在小小洞穴里穿梭,手牵手共进入完美的高潮.喔!……志鹏的耐力惊人,火爆的速度,爆发的能量,振荡心灵.喔!……喔!……喔!……志鹏在耳边疯叫:[呀!老婆!我要呀!]足足一分钟的长叫,阳具射出储藏了几个月的精液,花了一分钟才能完全射乾.大战之后的志鹏很快就睡熟了。

第二天。

我见到姐夫从房间出来,我叫嚷:[姐夫!早安!……今日特别神采飞扬.]姐夫笑逐颜开说:[是!亚美!早安!]我又说:[姐夫!心情不错哦!……等等……你的领带歪了,我帮你弄好吧!]姐夫又说:[谢谢!今早迟了起床,我马上要出门,再见!]

看来出了火的姐夫心情开朗,男人就是这样,一定要喂饱,不可让他们饿着。

又到了晚上.志鹏说:[老婆!我又要来呀!]姊姊说:[又来!改天好吗1!]志鹏说:[来啦!……]

呀!……再一次摸黑来做爱.喔!拚命地摆动身体来吞吐志鹏的阳具,乳房被玩弄得真舒适.欲火焚身之际传来BB的哭叫.

志鹏说:[老婆!听到吗?是BB在哭.]喔!……欲罢不能的我,没理会继续拚命吞入志鹏的巨根,根本没打算停下来.志鹏紧张地说:[老婆!等等……BB哭得很厉害……]喔!……喔!……喔!……志鹏紧张地又说:[老婆!等等……你都是先去看看BB……]喔!……喔!……喔!……志鹏严厉地说:[老婆!BB……]我不耐烦地说:[B什么B呀?……你的老婆会处理,专心做吧!]志鹏立即弹起来,此时房门突然打开,门外的灯光照射进来,打破漆黑的房间,骑着姐夫的我,小穴仍插着姐夫的阳具.志鹏呆滞望着我,又望着门外的姊姊说:[发生什么事呀?]掉包的我争取时间,再狠狠地吸多几下志鹏的阳具.喔!……爽!

姊姊说:[老公!BB发高烧呀!]志鹏立即将我推下马,跑上去将BB抱过来.志鹏说:[老婆!要马上送BB去医院.]真顶瘾!没法啦!BB当然重要过做爱啦!

到了早上,姊姊和姐夫抱着BB回来.BB已经退烧了,医生说没有大问题,吃了药很快就会康复.姐夫看来有点尴尬,相信姊姊已经把掉包的事告诉姐夫,在他不知情下跟我来做爱,我也觉得他可怜,可是我一点都不介意.

姊姊说:[我抱BB回去休息.]我拉着姊姊的手臂,吃不饱的我说:[我……]

姊姊望望姐夫又回头跟我说:[你们去玩得开心吧!]姊姊抱了BB返回BB的房间去了。尴尴尬尬的对望,各自闪避对方的眼神,又再互望,我低着头含情脉脉地走入房间,我知道姐夫是跟随我的背后.我倚在床头,轻轻将双脚张开,让小穴的洞露出来,阳具已经送到我的嘴里,我慢慢地将志鹏的阳具吹起来,越吹越长,越吹越胀,巨根充塞我的口腔.

喔!……美味的……我慢慢翘起的臀部让他的阳具再次插入我的小穴,继续末做完的爱.喔!……巨根塞满了我的阴道,摩擦着……抽插着。

我禁不住呻吟起来:[啊呀!……好粗壮啊!……]我摇着我的臀部配合姐夫的推插,令姐夫的巨根完全插入我的深深处,高潮立时爆发.我疯了一样地狂叫,叫床的声音穿越房间,不用再隐藏情感,可以尽情呻吟,不再顶包还我自我。

[喔!……劲呀!……用力!……我要呀!……]让我躺下来,我让姐夫跨上来,两腿分扬的我来迎接姐夫的重插,粗犷的动作,令我呼呼狂啸。

[喔!……劲呀!……用力!……我要呀!……1]姐夫的强壮的胸膛压在柔软的胸脯上,抽动着身体擦拭我的乳晕,阳具穿梭我的小穴,只感觉我的淫水横流.[喔!……]高潮……再高潮澎湃而来.[COMEON!不要停呀!][喔!……喔!……喔!……]姐夫再一次内射给我.

自从我顶包的身份曝露之后,天后御准的一对奸夫淫妇,全无忌惮来淫欲,姐夫一下班就跑入我的房间,将他的阳具塞入我的口里或小穴里,已经一个多月了。.

正当我再次高潮爆发,姐夫疯狂抽插我的小穴的时候,姊姊猛力将门打开,姊姊怒目看着缠绵着的我和姐夫.姊姊咆哮怒骂:[你们太过份了,志鹏!……我要跟你离婚.].

姊姊始终是女人,看见自己的男人跟别的女人鬼混,干火上涌,所谓宁给她知莫让她见,今天的境况始终都会出现!相信是姐夫越来越好色,一回家就要来跟我鬼混,连老婆儿子还未看一眼,就来探穴,怪不得姊姊大怒起来.男人天生就好色,即使天后御准的一对奸夫淫妇,领正牌照来鬼混,怎料天后反口。.

姐夫就像惊弓之鸟一样,马上把我推下马.我被推跌床下:[哎呀!]姐夫急急说:[老婆!我以后都不再跟亚美做爱,我发誓!不要动火!]姐夫紧紧搂着姊姊,不肯放手.姐夫在苦苦哀求说:[老婆!愿谅我啦!……]

姊姊抓住姐夫的阳具搓来搓去,又含情脉脉低着头,姐夫又在姊姊耳边绵绵情话.

喔!算吧!我只是一个尼姑,俗语说打完斋就不需要尼姑啦!姐夫的性需要都解决了,不需要我了。

我都是静静地离去,让他们二人来咩咩!我俏俏的走出房间,准备轻轻把门关上,我已经看见姊姊跪在地上替姐夫含吹阳具.

我这个淫妇总算功成身退,回去自慰吧!

呀!……喔!……呀!……喔!……呀!……喔!……

      字数:3253

     【完】



上一篇:跟姐姐做爱 下一篇:搞你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