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乱伦文学  »  治疗妈妈的伤痛

治疗妈妈的伤痛

添加:2018-03-31来源:互联网人气:加载中

治疗妈妈的伤痛


为了摆脱离婚带给我们身心的创伤,我的母亲和我最近搬家到一个新的小镇。

事情的起因是妈妈发现我的爸爸一直在暗中偷情,而且是当场抓住。自然爸爸有些恼羞成怒,於是一切就这样发生了。

这一突如其来的离婚事件终止了我考大学的计画,而且我也为妈妈辞去了现在的兼职。

我们的新房子比原来的小,这使得生活不怎麽方便,但是我们喜欢称它为“舒适”并且很快就习惯了。

在我们是完成了新家的布置後,妈妈开始寻找新的工作并为此搭乘火车到商业区参加了一些面试。

我猜测她相当自信地进行了三次面谈,但是当她回家的时候,她明显显得很沮丧。

“天啊!”她嘟囔着。

妈妈将她的提包扔在厨房的桌子上,直接冲进浴室。

她带着一条浸湿的毛巾慢慢走了出来,重重地靠在了沙发上。她用毛巾盖住了眼睛,把头向後靠在沙发背上。

我看着她平滑的下巴,姣好的皮肤划过一条优美的曲线隐入衣领。

妈妈刚刚四十,但她看起来甚至与我一样年轻,我出生的时候妈妈才18岁,老爸则是26,他对年轻的女人的渴求直到现在也从未减弱,这正是离婚的源头。

妈妈一直坚持运动以保持她的体型,在中学时我在和所有的朋友谈笑时的都曾被提到妈妈那火辣的身材。

她那黑色的长发在她的肩部的周围像瀑布般自然垂落着,即使被风吹的有些蓬乱,但是看起来仍然感觉很好。

妈妈外套是一件夹克和短裙,这件紧身的上衣使她的胸部紧紧绷起,而且开口处可以看到在她夹克里背心式内衣上露出一条深邃的乳沟。整洁而乾净的缝线夹克凸显她的纤细腰部且更衬托出了胸部,当然日後我发现它们并没有下垂的徵兆。

短裙下摆在膝部上面的大约二寸,两条肉色丝袜裹住纤长优美的美腿,坐在沙发上的我总是无法忽略她的纤腿——虽然仅仅是微微分开不过我可以隐约见到顶端。

“哦,我可怜的脚啊。”

妈妈说,同时踢走了高跟鞋随後开始按摩足弓。

她始终没有动她的头,甚至表情也是如此,而当她开始按的时候,我觉得眼睛开始闪光。此时我甚至在心中已经附和起我朋友的话。

“你妈妈的腿这次可是操劳了一整天啊。”

我有些预感,脸变得有点红了。

“你想要一个脚底按摩吗?”我问。

“哦!那真是太棒了!”妈妈说。

我起身走过去坐在咖啡桌上,就在她的两腿之间。

然後她把她的一只脚放在我一边的桌子上。

我稍向後坐如此可以把妈妈的脚放在膝盖上以便按摩。

我稍用力向後弯曲了她的脚趾以伸展她的脚背,妈妈放松的发出一声叹息。

我开始按摩她的足底和足弓。

妈妈已经完全放松,身体仅仅藉着反射而动,而她依然头向後仰享受我的服侍,偷偷确认这一切的同时有一件事引起了我的注意。

由於妈妈的左腿在我的膝盖上稍稍弯曲而她的右腿则放松的放在我旁边的桌子上,她的裙子随着我的动作s在一点一点的上面挪。

我可以看到她的内裤。

它是完全吸引住我的红色。

起先,我很快地把视线移开,但是当我继续按摩她的足部,而且她依然时不时发出舒缓的呻吟时,我看着她的脸心想她一定看不到我的所作所为。

我开始把目光汇聚。

这次,我缓慢的移动视线。

我观察她的足踝和美腿,直至一切的终点。

我以前从未想过我正在做的,这一切可是危险而又充满着性暗示的。

我能见到隐隐的一个鼓起和一些显得稍乱的细毛。

我感觉我自己的某处开始激起。

“好了,该另一只脚了。”我说。

我把妈妈的左腿放在桌子上,把右腿置於我的膝盖,这一过程因为某种原因——当然你知道——我小心的不要过於靠近我的腹部。

快速的向上撇了一眼确认她一点也没有到我的变化,於是当我开始按摩时我把我的眼睛由脚移动到她的胯部。

她的两腿只有些微地分开,但是这已足够。

在换腿的过程中,她的内裤也有稍许位移以至於露出了一边的耻骨和更多的耻毛。

即便我知道这是错误的,但它已经高度的刺激了我,而且,我想要更多。

我持续的按摩,妈妈也继续低吟。

完成了踝部按摩後,这次,我开始缓缓的按摩她那纤细的小腿。

“哇偶,这里的肌肉很紧张啊。”

我若无其事的说。

她稍停了一下,不过很快继续开始了低哼。

“你想要我按摩你的腿吗?”

我如此问道而我的声音显得平缓且无异常。

她沈默一会儿,当然她一点也不愚蠢,她知道我在做什麽。

“那很好。”

她说,但是她没有动她的头或脸部表情。

我总是慢跑及参加各种运动,因此我知道所有有关肌肉舒展和其他的事。

我知道什麽是我想要做的,而且它有别於一般按摩,实际是有些——特别。

当然最坏情形是妈妈对此有所了解。

“好的,但是首先我必须让你松弛你的腿筋,你必须弯曲你的腿并且一直保持。”

我等候着回应。

“嗯,好吧。”

她说。

因此我弯曲了她的左腿使她的左膝靠向她的胸部,当然这拉紧了她的腿和臀部。

我向上扳着她的腿,这她的胸部挤向了下巴。

在这一过程我可以闻到今天她用的香水的余味还有汗味,当我向下看,我可以看到她的背心式内衣上面露出的胸贴的上沿。

我维持这一姿势足有十二秒後放松了她的左腿和左脚。

“这真是奇妙,再来做一个!”

妈妈说。

我当然服从了。我把她的左腿放在桌子上随後抓紧她的右腿重复这一运动。

“你在社团里学过这些伸展动作吗?”

“当然。”

我说,再次看了下毛巾,於是确定她的眼睛被完全覆盖着。

然後我发现了。

妈妈之前有伸手调整她的裙子,这一动作挤压了她的胸部,我看到她的一个乳头移出了胸贴,那是有些黑的粉红色,很大(肿胀?)。

我几乎忘记了计时,手上也开始不自觉的捏动起妈妈的小腿。

我稍稍转动了一个角度,这一动作使她的腿有点偏,但给了我一个更好的角度来按摩她的腿。

“啊,我有些手滑了。”

我如此说并且把之前已经有些松脱的丝袜撸到了靠近膝盖的地方。

“Ohyeah。”她说。“这感觉也不错。”

於是我小心地脱起丝袜,轻轻地拉扯着它直到离开妈妈的腿,之後随手把它放在长沙发和咖啡桌之间的地板上接下来,我必须鼓起勇气,因为另一支丝袜开口是在她的大腿非常高的位置上而且并未松脱,不过我要移除它。

我的手向她的胯部挪近了六英尺。

她什麽也没做。

感觉着丝袜下面她的腿修长而完美,我不知道为什麽她穿着它们。

我仔细看了下妈妈的表情是满足而又放松的,而且当然无法看到我,如此我又继续看向她的胯股间。

我的眼睛凸起。

在她拉着她的裙子而又弯曲大腿时,裙边现在缩在底部,而且一层层叠在了一起。

她的内裤不仅仅是看得见而已,实际已经完全露出了!

这不是最大的冲击,因为我看得很清楚紧绷的内裤已经完全显露出私处的外形。

我能看到一个完美的、肉感的、有些许毛发的唇状物。

我的勃起程度立即轻易的超过了以往的任何一次。

我开始把按摩的重心从她的小腿向她大腿的顶端移动。

当我的手移动的比较高时,我谨慎又缓慢的移动我的手,以便她充分适应。

我现在能轻易地近距离观察她胯部的所在,因此,我更加专注於给她最好的按摩,希望这一秘密能维持尽可能长时间。

然而一个难题出现了。

我毕竟在一步近似一步的在她的大腿活动,越来越靠近着我本不应该涉足的地方。

她依然时不时在轻轻的低声呻吟,而我正在进入危险的领土。

最後在她的胯部下面的大约二寸时我停止了按摩然後开始换腿。

她的呻吟也突然停止。

“要换条腿。”

我说。

“Mmm,ohyeah。”

她回答。

她声音的某些变化引起了我的预感。

我不是一个处男,但是我也不是一个少女杀手,但她声音的一些变化,使我想到,也许她想的比我远。

之前的一切可能已经使我硬於以往,但现在这点发现让我更硬。

我放下她的足踝。

当我开始按摩小腿肚时,我再次观察她的脸和她的胯部。

我盯着一片暴露的唇状痕迹,无法相信我正在看我母亲……小猫咪。

想到这个词後,我更加仔细的欣赏着,然後注意到在她的红色丝质裤袜上出现了一个很小的稍显黑暗的点。

我的妈妈湿了吗?

我继续她的腿部的按摩,这次我鼓起勇气稍微按摩的更高,这样能使我可以靠近以便更清楚的听到她的低吟声。

里面有喘息。

我保持向上直到离她的胯部还差半寸。

我不能自己碰触它,无论我是多麽的想。

我们两个沈默。

“你的背怎麽样?”

我最後说。

她保持一会儿沈默。

“如果你不介意,那会很棒。”她平静地说。“你像一位天使。”

她尝试用一个正常的语调试图使一些事情回到正常的轨道上。

她移开了脸1上的毛巾,支起上身,然後我看见她向自己身上看。

停了一下,她又坐回沙发,脱去了外面套着的夹克。

然後她回看我。

“这样不可以吗?”

她的语气很奇妙。

我看她困惑的耸了下肩。

“由你决定。”我说,此时我所有的羞涩和尴尬到了顶点。

“嗯,那就这样吧。”她说。“把头转一下。”

“啊哈。”我说,“嗯,好。”

於是我转过头去。

妈妈脱下了背心式内衣,拿下了她的乳贴,把它们放在沙发上“OK,”她说。

我转回了身,而妈妈就趴在那里。

她的脸趴在她的双臂上,而她的背部是完全赤裸的。

我的眼睛向下望去,看到她那蓬乱裙子依然挤在一起包在她的臀部周围。

我可以见到她的脸颊後部,我现在也看到她的红色内裤是系线式的。

我集中了下注意力,从坐着的咖啡桌慢慢的向沙发进,开始按摩她的肩部。

(她的肩部是赤裸的)

“妈妈觉得很舒服呢。”

妈妈轻声说。

“我真的需要这种感觉,谢谢你了亲爱的儿子。”

说实话坐在咖啡桌上按摩我手臂的动作实在是有些不太方便,很快妈妈也发现了这一点。

“如果能更轻松的话,你为什麽不换个姿势?”

这很不错。

“Ok,”,我说,於是她在沙发上改变了下姿势以便我可以用膝盖撑在沙发上。

现在我跪在我的半裸的母亲的臀边了,而且我必须很小心让我的雄起不要太靠前以致碰到她。

我继续我的按摩,摩擦她的肩部和她的颈底。

她稍稍倾斜了她的头,闭上眼睛,发出一个彻底放松的浅浅的呻吟她的呻吟比以往任何事情都使我灼热起来。

毛巾现在放在咖啡桌上。

结束了肩部,我开始按摩起她的背部,按摩位置向下的速度也有些加快了,很快的接近了她那丰满的臀部。

我能感到我的下体紧紧的绷起。

我按摩着妈妈的毫无赘肉的背,她轻轻颤动着,呻吟声也显得越来越放松和满足。

我按摩的重点从她的背的中央向她的肋骨边缘转移,而且这里也是她的乳房的边缘。

在那里处我轻轻的滑动我的每个指尖,然後继续向下,到达了她的腰间突起的骨骼处。

她的腿也更加的打开了,我於是伸进一条腿跪在她的腿间。

我继续的按摩,从腰背部到更下面。

她什麽也没说,只是低声呻吟。

当我向前倾斜身体以便按摩比较靠近另一边的位置时,我的勃起简短地接触了她屁股间的缝隙。

我小心地缩回,继续在她的背部按摩着,脑子有些空白。

我希望我没引起麻烦,‘也许她没有注意’这一想法使我安心下来。

我的手擦到了挤在了一起显得皱褶的裙子。

“如果需要的话,你可以拿下它。”

妈妈这麽说,而且蠕动着她的髋部。

我有些发懵。

“Uh,ok。”

我说。

我从在她的腿之间离开,抓住裙子的上部好把它拉下来。

“有一条拉链。”妈妈说,这阻止了我,“在背面的中间。”

我稍微弄平了她的裙子,发现了拉链。

抓住那个小小的拉锁,我慢慢在褶皱的裙子上的滑动它。

在我继续向下移动我的手指时,我看到了内裤的绳扣。

最後拉链被拉开,我小心地拉着裙子。

我的母亲从沙发抬起了她的屁股帮助我。当我的母亲那半裸的屁股进入视野的时候,我几乎把我的裤子涨破了,特别是看见红色的细长布片消失臀瓣间。

在我开始按摩她的背部後,她放松下来伸展她的腿部。

我看着覆盖在私处上那三角型的布片,注意到它有部份夹了进去,随後我注意到它很明显更多的地方变色了。

我向下继续的按摩,同时我的右膝开始规律的轻触她的胯部。

起先,我们俩都有些肌肉绷紧,试图表现得一切正常,我们都没有更多变化。

我开始更强的按摩,而且她也呻吟和低哼着。

此时她的臀部的有些小的运动,我以为她正视图从我的膝盖逐渐移开。

然後我感到我的膝盖受到的挤压增加了。

她开始转动屁股。

这只是一个极小的运动,不过我可以透过内裤感觉她的私处的湿气。

我自己的内裤变得有些光滑。(前列腺液?)

我想我无法专注於仅仅是按摩妈妈了。

我的手从她的臀边逐渐徘徊下来,这样能有效按摩她的髋部。我看着她的屁股,然後我的手又慢慢回到她的腰腹部来回按摩着。

她呻吟着把她的胯部压向我的膝部。我从我的赤裸的膝盖上感觉到有些湿润的丝绸。

谢谢上帝我穿的男式内裤是粗棉布的,否则它或许已经浸透。

“感觉很好呢。”她说。

我不确定妈妈指的是不是她的屁股碰我的膝部的感觉。

於是我把握机会慢慢向按摩妈妈的臀部,她的呻吟有些变化,而且比之前更大声。

我更加的用力进行按摩,挤压着两片丰满的臀肉随後又拉开它们,不停的重复着。

她的呻吟密集起来而且抬起了臀部以便我的手更好的动作,此时她那潮湿的分叉处也更加的频繁蹭着我。

现在的情况很明显,那条拦在我们之间的高墙开始慢慢地崩溃,就在我的眼前,就在我的手间。

我盯着按在妈妈屁股上的手,那双不停挤压着臀肉又拉开它们的我的手。

我知道我在做什麽。

我熟练地按摩着妈妈那丰满的臀部,拉扯着,而且我还可以时不时看到她的肛门的边缘。当我抓住两片臀肉作圆周运动後我就更清楚的看到了。我更努力地绕着圈拉,而她也开始更多的旋转起她的髋部。我的视线完全地被我母亲的屁眼吸引住了。

以前我曾与不同的女孩在黑暗中或在一辆汽车里做爱。

我们互相抚摸,亲吻,最後在我的女朋友身上爆发,但是我真的从不曾探究她们身体的细节。

现在是第一次,一个女人的身体在我面前舒展着,我能抚摸,能看,能细细探索。我的母亲正在我的膝盖边上不停移动她的髋部,而且她的呻吟声也逐渐夹杂起沉重的呼吸声。

‘她要到达了!’我想,我继续按摩她的屁股,同时我的男式内裤更紧了。

然後它发生了,我的母亲停止旋转她的髋部而且身体肌肉开始的抽搐。

“噢,天啊。”她叹息着,继续用她的屁股蹭着我。“啊—嗯—嗯…”

她的喘息慢慢得平息了,我保持我的手在她的屁股上,而她减小了她的臀部对我的压力,於是我很快地停止了动作。

“不要停下来,这令我感到放松。”

她沙哑地说。

我於是继续按摩她的屁股,房间里充盈着奇异的气氛,妈妈在我下面喘息。

最後,妈妈说。

“请拉下我的内裤吧,这样还是稍微有点不舒服。”

我直起上身,解开了妈妈屁股上方的细绳,松开了她的三角型内裤,然後开始慢慢向下拉。

她稍稍闭拢两腿以能顺利抬起她的骨盆,我有些发呆的看着那个布片开始落下来,系在腰上的那部分落在她的膝盖周围而中间部分依然被夹在她的私处。

我现在可以看到两片臀部,妈妈的内裤由於我的膝盖的挤压紧靠在私处。

我稍稍移动。

我慢慢从她的长腿滑走它,然後再次跪在妈妈的腿之间。

最後我拿到了它,上面那种湿润的触感带给我一阵阵的此起彼伏的冲动,我强忍着把它放在咖啡桌上。

“我已经按摩过你的腿的後面了。”我小声地说。

妈妈沈默了一会儿,然後稍稍抬起她的屁股使之离开了沙发。

她勾起了脚向跪着的我靠过来把它们挡在我的胯部前。

现在她的手肘向上支起。

“我充分、完全了解已经发生了什麽错误,但我们都知道已经走得太远回不来了。”

她转过上身面向我,然後本能的我的胸部地爆发了一个剧烈的吸气。

她把一只脚放在地板上,然後以此用力转身,现在妈妈完全面向我了。

我的眼睛划过妈妈的美腿,越过她那丰厚又多毛的草丛,注意到它的边缘被修剪为一个心形,中央部分兼有起伏与平坦,虽然现在经过长时间的有氧按摩,依然显得整洁。然後是一对完美的乳房,我不知道尺寸,但我想我要两只手才能握住一个。

最後我与她的视线交汇看到她的脸红了,因为她看出我在欣赏她的一切。

她靠近了我然後举起了我的一只手,然後她拿着轻轻放在她的股间。

“我想要你按摩这儿。”她说,“请。”

我可以感觉到那里是如此的湿润,於是我的手指伸入了她的裂缝之内。

我的食指和中指慢慢滑动,疏通着妈妈的淫道。

“一点点来,不要太多”她说着开始解开我的短裤的钮扣。

我的中指滑向更深处然後开始活动。同时我的手掌紧紧握住她的一片臀部,我以前的女朋友喜欢这个。

妈妈放开了我的短裤,让它自己落下。她把手从腰部插进我的内裤,随後她的手指抓住了我。

兴奋电击般的穿过我的身体,而我几乎马上就要释放了。

妈妈发觉了,於是她从她的胯下抽离了我的手,跪在我的面前从我的内裤里释放了我的坚挺。

“刚才我欠你一次,现在让我们扯平。”片刻之後,她的舌以一条蜿蜒的轨迹在我身上逐渐滑下。

“Mmmm……”她的香舌如此炽热,当到达了底端她在周围的缓缓挪动她的唇并且吸了一会儿,随後转向一边。她火热的舌不停地打转,我觉得自己陷入一个漩涡,我将来临。很快的她结束了底部的舔弄转而开始吮吸尖端,於是我爆发了。

这个高潮是以往任何一次都不能相比的。

妈妈用她的舌和唇完全的操纵了我,直到我开始在她的嘴中变软。然後她彻底脱下了我的内裤,然後是我的衬衫,一切都完成後引导我走向她的卧室。就像之前1小时所做的,她要求我按摩她的臀部再多一些,当然我不能拒绝。没有了内裤的遮掩,我毫无阻拦的清楚地看到了她的肛门。

於是她感觉到我开始再度变硬。

“你喜欢看我的屁股,不是吗?”她问,转过她的头看着我。

我的红色的脸颊说出了一切。

“碰它吧。”她向我撅过来,而我的一根手指落在她屁股的裂缝里的肛门上。

“你有肛交过吗?”她问。

我猛烈地摇头。

她微笑了。

“我们会试试,现在按摩外面。”

我做了,而且我的阴茎很快地硬如岩石。

“这是我所等待的。”她说。“现在我想轮到你了。”

她这麽说然後转身平躺下来,分开了她的双腿。我趴下来品尝她那汁液泛滥的蜜处。最後她把我的头拉向她,靠近了我的脸,吻了我。我能尝到她的口红、她的淫液、她的一切。

当我们湿吻时,她用她的手指引导我进入她的阴唇,然後开始操我。她轻摇臀部以使我的阴茎能顺利推进。很快我就完全进入了她。我们的唇一直没有离开,直到我开始猛烈冲击而她也附和着。我们配合的如此的好这令我甚至以为天生就是如此。

我不停的撞击她的耻骨而妈妈也不停的呻吟——当然比1小时前婉转得多,幸好我已经在妈妈的嘴里发射过一次,现在她的呻吟只是刺激的我更加的坚硬也给我更多的动力。

妈妈眼神迷离,轻摇着左手食指,胸前两对硕大的乳房随着我的动作前後摇摆,两颗红润的樱桃画出迷人的曲线。很快妈妈迎来了新的高潮。

於是我突然改换体势。

我两手抄起了妈妈的身体,意外的发现妈妈体重异常的相符於我的臂力,於是我开始抛起妈妈——当然下面没有脱离。依然沉醉于一波波高潮的妈妈有些吃惊但立刻被腾云驾雾的感觉所抓住,随着无意识的高扬的呻吟沉迷在半漂浮的性爱中。

我不停的抛起、接住、再抛起妈妈,而我的阴茎也未曾停止耸动,妈妈飞扬的长发、剧烈颤动的乳房、高扬的呻吟、迷醉的表情都使我血脉迸发,我觉得这短短几分钟比得过以往所有的性交体验。

我的第二次持续了很长时间。

她持续的不间断的高潮,就像在等着我,而我最後终於开始爆发时,她的那里努力地收缩着,当我结束喷发开始变软时,我可以感觉她的阴道内肌肉的振颤。

我们倒在床上,我的阴茎滑出了妈妈的阴道,不过我们的舌头依然互相交缠。

不知过了多久我们停了下来,喘息着。妈妈用湿润的眼睛望着我,脸颊透着极度性爱後的红晕,这立刻令我再度勃起了。

妈妈显得很吃惊,脸变得更加红。她沉思了一会,探身从她的梳粧台上取过一瓶甘油。

她俏皮的对我眨了下眼,“现在该轮到你一直所憧憬的地方了。”她转身趴在床上她的两个巨乳垂吊着随着身体的晃动微微摆动,长发被甩到一边,妈妈转过头来,用湿润而又渴望的眼神望着我。不过我的注意力完全被吸引了,就像之前按摩时一样。由於之前的性交妈妈的屁眼已被淫液打湿,两瓣雪白的丰臀间那朵微黑的菊花也在不停的收缩舒展。

我立即感到一股血冲到我的头顶。

不过还不是时候。我强忍着冲动在屁眼周围抹满甘油,随後向肛门插入食指但只进了一个指节就不得不拔出。

妈妈皱了下眉,“轻点,以前我没这麽做过,”她停了下,“这里的处女是你的了。”

这令我无比激动,我觉得我的阴茎几乎爆掉了。不过随着我不停地爱抚妈妈的肛门,屁眼附近的肌肉逐渐松弛下来,於是我加了一根手指,再加了一根手指,终於3根手指也能顺利滑动了,母亲在这一过程中也显得有些兴奋,下体不断流出淫液。

我在我的阴茎上涂满了甘油,将龟头抵在妈妈的屁眼上。

“你是我的了,”我宣布,一杆到底。

我的阴茎长度粗度都不是手指能比的,这令妈妈有些困苦,不过好在前戏做的充分,很快妈妈就开始享受这异样的性爱体验,“啊……嗯啊……oh……yeah~~~”我抓住妈妈的臀部,不停的冲刺着,败德的刺激感混合性交的快感,白皙的股瓣,被掰开的深邃股沟,以及随着鸡巴的穿刺不停翻出又挤入的屁眼都在不停的刺激着我,“真是太美了妈妈!”

“不要这样叫我……嗯……”妈妈仿佛受了些刺激,於是我觉得夹的更紧了。

我俯下身趴在她背上,双手伸到她的正面握住两个巨乳的前端,不停刺激那以前哺育我的樱桃,把她紧紧的抱住,两人赤裸的身体紧紧贴在一起,我大肆挞伐起来,妈妈随着我的动作不停摇臀摆腰迎合我的动作,私处流下的淫液津湿了身下的床单。

“舒服吗妈妈?比爸爸怎麽样?”

只是她根本把我的话当成了耳边风,自顾自的哼哼哈哈的享受着,好像完全沉浸在母子乱伦的败德性交中。

我当然是更加努力表现了,肉棒节奏分明而又有力的干着妈妈的屁眼。

终於,妈妈舒服的呻吟了一声,娇躯如抽筋般的一阵颤抖,蜜穴在喷出大股阴精的同时屁眼剧烈收缩,她迎来了第一次屁眼高潮。

我顺着妈妈屁眼的吸力猛然顶了进去,顶的妈妈尖叫了一声,丰腴的腰肢一拱,屁眼里的蠕动收缩更加疯狂起来,吸得我腰一发麻,顿时一泄千里。

平息後我们一起进入梦乡,几小时後又继续融合在一起享受性爱的美好,无休止的,像是为了弥补过去。我相信离婚不会给我们坏影响了。

字数:7603



热播视频